赤壁小说

第五章 爱你不如爱自己

作者:饶雪漫2019-05-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直达底部

整个冬天,小朵都在忙碌。

因为只有忙碌,可以忘记一些事情。

小朵她们学校建校时间并不长,戏文系则更是年轻。为了进一步增加学校的知名度,系里的教授们准备搞一台话剧,春节的时候面对社会公演,人手不够,就拉了小朵做助手。从写剧本到改剧本再到真正的排演,虽说只背了个“助手”的名分,但小朵做了许多实际的工作,人都累瘦了好几斤。剧本的名字叫《爱你不如爱自己》,讲述的是一个年轻的女画家在三个男人中间周旋和徘徊的故事。因为对原著不是太欣赏,小朵大胆尝试着在戏里加了一些比较自我的东西,没想到教授们却因此而对她大为赞赏。更多的活儿也理所当然地落到了她的肩上。

还有一些时间,小朵给一个九岁的小男孩做家教,每门功课都教,还负责陪他打球看电视吃麦当劳,跟保姆没什么区别。

这个家教做了差不多有一年了,想当初还是叶介绍的。小男孩叫天天,父亲在国外,母亲忙着挣钱没空陪他,小朵一去,他必赖着不让她走,嘟着嘴喊:“漂亮的小朵姐姐你陪我再看会电视?”

“不行呢!”小朵说,“我今晚要排戏。”

天天仰起小脸说:“漂亮的小朵姐姐我会寂寞。”

寂寞这词是才教的,他已经活学活用。

小朵好不容易安顿好他赶到学校的剧场,戏已经开排,导演有些不高兴地对她说:“怎么又迟到?”

“对不起,对不起。”小朵连声道歉,对着已经化好妆的蓝挤挤眼睛。

在小朵的大力推荐下,蓝在剧里演那个才华横溢却又神经兮兮的女作家。剧排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有了插曲,她和其中一个男主角真正地堕入了爱河,就连吃盒饭,也是你喂我我喂你,甜蜜到不像样。

刘唱,这么快就成为一个过去式。

小朵坐在剧场的角落感慨地想:为什么自己,不可以和蓝一样呢!

莫名消失的叶,长成一个看不见的伤口,疼痛不定期地袭来,在劫难逃。打电话到他单位,就说被总部派到外地交流,何时回来,也不知道。

人被蒸发,其实也容易。

正想着,剧场外闪进来一个人,是刘唱,穿着厚厚的棉袄,棉袄上全是雪花。他一面拍打着衣服一面走到小朵的身边问:“歇了?”

“休息一会儿。要赶春节的公演,不敢歇。”

“下雪了。”刘唱说,“你得多穿点儿,出去该冷了。要不,我把棉袄留给你,你待会儿套着回宿舍。”

“可别!”小朵赶紧制止刘唱说,“你的衣服又长又大,穿在我身上成什么了!”

“女生就是爱美。”刘唱搓着手说,“几点完?我请你去吃夜宵。”

“你晚上不用唱歌吗?”

“我今天休息。”刘唱说,“好不容易有天休息,来看看你。”

小朵把眼光别开,一说到关键的地方,好像就只能这样。如果真把爱情比作一场战争,那么刘唱绝对属于那种屡败屡战锲而不舍型的斗士,差不多全校都知道他在追求小朵。某天晚自习后,小朵被刘唱以前的女朋友阿森堵在教学楼的门口,阿森冷冷地说:“想要刘唱也不是不可以,先把你欠我那耳光给还了。”

蓝挡到小朵面前说:“来吧,我让你扇一下,我他妈还手是孙子!”

“你?”阿森打量着蓝说,“你有没有人格尊严啊,你脑子有毛病啊,你给刘唱提鞋人家都不要,你来个什么劲啊?”

蓝一巴掌就当机立断地扇到阿森的脸上去了。

阿森气急败坏地扑过来跟蓝扭打到一块,好在有小朵班上的男生路过,好不容易把她们给拉开了。

走的时候阿森恶狠狠地说:“你们等着,我不放你们血不是人!”

蓝把她的爪子伸到小朵的面前,哑着嗓子说:“事情可都是你惹的,我要是被人放了血,就喝你的血来补!”

“好啦。”小朵哈哈笑,拉着蓝说,“今晚请你喝鸭血粉丝汤,不管三七二十一,咱先补了再说!”

不过等了好久,阿森都没有再来找麻烦,据说最终解决问题的人是刘唱。他找阿森谈过了,具体谈的是什么内容没人知道,事实是,从此阿森不再来骚扰她们。

这就行了。

但不管小朵有多冷淡,刘唱总是一如既往的热情,只要有空,一准在小朵面前出现。蓝说他这招最狠,叫“舆论攻势”,这样一来,谁都会以为他们在谈恋爱。久而久之,就连小朵自己也相信了。

这话说得小朵心里毛毛的。

这不,他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了,还老着脸在小朵旁边坐了下来。

“要不你先回去吧!”小朵看着刘唱说,“彩排很无聊的,今晚这场戏非得排完,还不知道要到晚上几点呢!”

“看看呗。”刘唱说,“还不让看?”

“那随你。”小朵起身说,“我要过去了。”

“对了。”刘唱拉住她,“我听蓝说你还想再找个家教的活儿干干,正巧有人找我,是对双胞胎,两个很可爱的女孩,七岁,刚从国外回来,只用教她们说说中文写写作文就可以了,一小时四十块,你看呢?”

“谢谢你,”小朵问,“什么时候可以去?”

“看你时间啦,你现在这么忙……”

“没事。”小朵说,“我可以安排的。”

“干吗把自己搞这么累?”

“不累。”小朵说,“我们这学期课程不紧。”

“那好吧我替你安排。”刘唱忽然压低声音,凑到小朵边上说,“喂,那是蓝的男朋友啊,怎么长得跟个女人一样。”

小朵笑:“别乱说,当心被蓝K。”

刘唱在小朵刚刚坐过的椅子上坐下,长叹一口气说:“早让我来负责这台戏的音乐我嫌钱少没肯,要知道是你在这里做助理,倒贴我也干呵!”

“财迷。”小朵骂他。

“说我还是说你自己呢。”刘唱说,“打三份工,也不看看自己的身子骨是不是吃得消。”

“我要还债嘛!”

“还债?”刘唱坐直身子说,“你怎么不早说呢,有什么难处跟你刘大哥讲!”

“说着玩的。”小朵立刻警觉地闭了嘴。

差不多每一天,小朵都会提醒自己一次,还欠S五千块。五千块对小朵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本来仗着自己写稿做家教能挣到不少钱,所以大一下学期起小朵就很少跟家里要钱了,现在更不好贸然去要,爸爸妈妈会担心的。

长这么大小朵头一回欠人钱,这件事成为她最大的心病。本来有一篇文章在S的杂志上发表了,小朵对S说稿费你不用寄我了,自己收着就算是利息吧,可是到了时间,稿费单子还是准确无误地送到小朵的手里。

S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男人,对朋友,他有他的大度。但越是这样,小朵的心里越是不安。她盘算着,排完这部戏应该有千把块钱的收入,最近又有好几篇文章发表了,再增加一个家教,春节前把这笔钱还掉应该问题不大。

“神游呢?”刘唱把手掌伸到小朵面前晃晃说,“导演叫你了。”

“哦。”小朵慌忙跑到舞台边去,蓝嘻嘻笑着说:“刘唱表现不错啊,今晚钱都不挣了来陪你呢。”

“别瞎说!”小朵低声呵斥她。

“众所周知的秘密啦,不知道你还隐着藏着有啥意思?”蓝哼着跳上台去了。就她的性格而言,她真的是不会了解的。

那晚排得不是太顺,有个男生老是记不住台词,给导演骂得脸红脖子粗。完事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二点,蓝和他的新男朋友还舍不得分开,闹着要去“SUN”再玩一会儿。

“一起去啦。”蓝扯住小朵的衣袖说,“叫上刘唱,让他唱两首好听的歌来听。”

小朵看过去,发现刘唱已经睡着了,在剧场后方的椅子上,睡得又香又沉。

“你看他那样能唱吗?再说我也困了,比不得你们年轻气盛。”小朵挥手说,“饶了我这把老骨头吧!”

“算了,不扰你们的二人世界。”蓝自以为是,拉着她的男朋友快步离去。小朵走到刘唱的面前,喊他:“喂,回去睡,这里要关门了。”

刘唱没醒,他真的睡得很沉,虽然睡着了,看上去还是帅帅的,难怪有那么多女生会喜欢他。

“喂!”小朵再喊。

还是没动静。

小朵只好一脚踹到了他的腿上。

刘唱一下子睁开眼,从椅子上跳起来说:“我的妈呀,劲儿这么大?”

“你老不醒嘛!”小朵不好意思地说,“快走吧,这里要关门了。”

“唉。”刘唱坏笑着叹息说,“我还指望着你吻醒我呢,谁知道你这么粗鲁!”

原来这家伙是装睡的!小朵气不打一处来,背了自己的包往外走去,刘唱一路小跑追上前来,两人出了剧场。小朵这才发现雪真的下得很大很大了,路上已经积了很厚的一层,气温很低,冻得人直缩脖子。刘唱当机立断地把棉袄脱下来往小朵身上一披。小朵一面推一面躲,刘唱就威胁说:“你要是不穿上,让我搂着回去也行!”

小朵不再挣扎了,棉袄带着刘唱的体温结结实实地罩上来,有一种让小朵不安却依赖的温暖。一向多话的刘唱却不说话了,两人保持沉默,一前一后地往女生宿舍走去。就这样走到门口,小朵把棉袄脱下来递给刘唱说:“谢谢噢。你快穿上吧,别感冒了。”

“谢谢你赏脸呃。我这棉袄一辈子都不要洗了。”刘唱说着把棉袄接过来问道,“门锁了,你怎么进去?”

小朵从口袋里掏出一把亮锃锃的钥匙说:“系主任特别关照的,特殊时期特殊待遇!”

刘唱笑笑,朝她竖一下大拇指,走了。

回到宿舍里睡不着,开了电脑,发现S还在上面。见她一上来就问她说:“怎么了,这么晚还不睡啊!”

“我这里下好大的雪。”小朵说。

“北京也是啊。瑞雪兆丰年嘛,好事!”

“S。”小朵说,“那笔钱,我过年一定想办法还你。”

“你这丫头,老提这事儿干嘛呢,我不少那两个钱花!”

“有个问题想问一下你。”

“问。”

“你怎么一直不问我钱是用来干什么的呢?”

“呵呵。”

“我用钱买了台旧电脑。”小朵说,“是叶的,他消失了,变卖了他所有的东西,因为舍不得这台电脑,所以我买了下来。”

“好啊好,有电脑写作方便嘛,难怪你现在写作速度飞快。”

“S,我是不是很任性?”

“还好啦。”

“我老是忘不掉过去。有个男生对我很好,可是我就是没感觉。”夜深人静,小朵心里闷得紧,不由自主地对着S倾吐心声。

“有些事,刻意地去忘是忘不掉的。”S说,“不如顺其自然好啦。”

“我最近在排一话剧,剧本的名字真好,叫《爱你不如爱自己》。”

“哈哈。”S笑说,“大家都这样想,这世上还有什么爱情?”

“有爱情吗?”小朵说。

“你这是一朝被蛇咬……哈哈。”

“坏S你嘲笑我。”

“天地良心,我可没。”

“不是嘲笑是什么?”

“是心疼。”

“得,嘲笑这么快变同情!”

S气坏了:“小丫头你咋这么敏感呢……”

正说到这里,宿舍里的电话铃声大作,这么晚了不知道是谁还打电话过来。小朵是抱着手提坐在床上的,怕宿舍里其他的女生被吵醒,鞋都来不及穿赶紧跳起来去接,竟是蓝的声音:“小朵你关了手机,你叫上刘唱快来助阵,我们在SUN跟阿森干起来了……”

“啊。”小朵心一拎,“这么晚了,蓝你不许乱开玩笑!”

“是真的。”蓝拖着哭腔说,“你快来,他们人多势众,我男朋友被啤酒瓶砸好几下了。”

小朵立马就信了,要不是出了非常的状况,蓝不会用这种语气讲话。

她穿好衣服飞奔下楼,出了宿舍门就打刘唱的手机。还好他没关机,在那边睡意浓浓地说:“哪个神经病这么晚想俺呢?”

“对不起,我是小朵。”

“呀!”刘唱显然醒了,“我这不是做梦吧,仙女闯进俺梦里来了?”

“别贫了。”小朵说,“阿森跟蓝在SUN打起来了,你快来帮忙。”

“你在哪里?”

“正往那边赶呢!”

“在校门口等我。”刘唱说,“我没来你不许去!”

雪越下越大,小朵跺着脚站在校门口等刘唱。不怕冷的人看来很多,不时地有三三两两的男生女生从出租车上跳下来,再从大门口“挤”进来。用“挤”这个词一点儿也不过分,学校的铁门上有个很大的空隙,要不是冬天穿得多,可以轻轻松松过一个人,很多晚归的学生都是采取这个方法堂而皇之地进学校,叶每次送她回来都庆幸地说:“你看,我们小朵瘦的好处就显露出来了吧!”

小朵轻巧地进门,隔着铁门跟他说再见。他把手伸进来,放在小朵的唇上,温柔地抚摸一下,这才离去。

“想什么呢?”刘唱突然出现吓了小朵一跳,也把小朵给吓回神了。

“没想到你这么快。”小朵说。

“嘿,仙女召唤我能不快点?”刘唱说,“走吧,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等刘唱和小朵赶到SUN的时候,一场战争已经平息。酒吧的老板凑过来对刘唱说:“我知道是你朋友,所以硬没让报警,好不容易才拖开他们,你看看怎么收场吧!”

小朵放眼望去,地上到处都是啤酒瓶的碎玻璃渣子,蓝流着泪抱着他的男朋友小高躺在墙边,小高一脸都是血。明显喝多了的阿森扑在桌上,嘴里还唱着歌。

老板指着阿森说:“本来有几个帮她的,一看出了事,都跑掉了,就留她一个在这里。”

“蓝。”小朵在桌上拿了一条白手巾跑到蓝面前,蹲下来说,“不要紧吧,快替他把血擦掉赶快送医院。”

“我跟她没完!”蓝一见小朵和刘唱来了,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人直直地往阿森面前冲过去,一副要跟她干到底的狠样儿。

“别冲动!”刘唱一把拉住她说,“有什么事好好说。”

“你们先送他去医院检查。”刘唱说完,走过去拍拍阿森的背说,“你喝成这样了,我找个人送你回宿舍吧!”

“非礼!”阿森尖叫起来,把刘唱一推说,“有人非礼啊,快给我打110。”

刘唱怒吼一声:“鬼喊什么,你给我住嘴!”

阿森这才看清楚站在她面前的是刘唱,她的眼睛里突然全都是泪水,放低声音说:“好,好,你不让我吵,我就不吵,我乖乖的,好不好?”

小朵清楚地看见阿森眼里的泪水,不知为何忽然觉得分外的心酸。她和蓝一起奋力地扶起小高往外走,走过刘唱身边的时候她对他说:“你陪着她吧,我们这边没事了。”

刘唱有些左右为难的样子。

小朵又说:“她喝成这样,没有人照顾不行的。”

“小朵……”

小朵并没有听清他又说了句什么,因为他们已经走了出来。漫天的雪,一辆出租车也找不到,蓝一面用白色的大手巾替她的男朋友擦着头上的血一面骂着小朵:“那种人你也同情,你不让刘唱陪咱们,让他去找辆出租车也不过分啊,你看他都被打成这样子了,有没有人性啊!”

“怎么回事啊?”小朵说,“怎么就真的给人家放血了?”

“赌喝酒呗,喝不过就耍赖了。”蓝气急败坏地说,“下次别让我遇见她。”

等了好半天终于有车来了,小朵坐到前面,蓝抱着小高坐在后座,车子一路朝着医院驶去。蓝这才想起来:“小朵你身上带钱了没有?”

“有。”小朵说,她今天刚收了天天妈妈六百块钱的家教费。

“先借着,这笔账我回头跟阿森算。她要是不认,我就找刘唱还!”

“看医生要紧,现在扯这些有什么用。”小朵心里恨着蓝的冲动,却也不好骂她。其实发生这种事,谁都有责任。

那一刻阿森眼里的泪水,小朵懂得深刻。

医院到了,小朵下车,和蓝一起把她男朋友扶出来,冒着雪往医院里走。刚走到大门口,只见一个人拎着个保温桶面对面走过来。

小朵如遭雷击。

是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