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小说

阐明密室诡计

作者:二阶堂黎人2019-05-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直达底部

过了半日。副城堡的火灾已经扑灭了,艾高城中,多少平静了下来。

就在刚才,大钟宣告已经过了夜晚八点。

罗宾把事件的相关人员全部叫到位于主城堡二楼中央的客厅。除了门旁边的迈克,还有保安部长、沃邦博士、克拉拉小姐、范利希尔·孟特休这四个人。这四个人,都是今天晚上罗宾即将公布的特别推理剧的观众。

“那么,各位,在此,我想就这一系列的事件,解开它们的谜底。”

罗宾声音爽朗,为了让大家看到自己,他站在壁炉前面。

迈克以外的人员,都流露出不安的神情,静静地坐在壁炉前面的长椅上。

“萨尔瓦多总编,请尽可能地说得简短一些。我担心克拉拉的身体。”

范利希尔认真地拜托他。

他的手臂环抱着用毛毯裹住身体的未婚妻。克拉拉小姐脸色很差,手腕和喉咙上的伤,完全没有治愈。

“我,没有关系。范利希尔……萨尔瓦多总编,请说吧。”

克拉拉小姐很虚弱,但是勇敢地要求着。

肖德瓦保安部长脸色憔悴,他询问罗宾:

“照这么说,萨尔瓦多总编,你已经查明了这个奇怪事件的真相了。然后,种种不可理喻的现象、秘密也会被曝光?”

与他对照的,是风度翩翩的罗宾:

“是的。今天下午,以之前得到的各种证据为基础,我全面地考虑了这次事件。令人惊讶的真相就从黑暗中成功地脱颖而出。”

“就连那个可怕的男木乃伊的正身也知道了?”

“我知道他到底是谁。”

“那么,就告诉我们事件的真相和真正罪犯的名字。我还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

罗宾看着老考古学者:

“你呢,怎么样,沃邦博士?”

“什,什么,什么意思?”

沃邦博士一脸困惑地反问。

“你的女儿亨妮丽特夫人和她的丈夫杰罗姆男爵被杀死,小女儿的克拉拉小姐也两次险些被谋杀。这个被诅咒的杀人事件的真相,你有没有倾听它的勇气?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这个事件的元凶,就是你。因为你在埃及挖掘了古代王族的坟墓,灾难由此产生。”

“你说的是诅咒吧。”

“某种意味上,是诅咒。”

“确实,我也有责任。这个我知道。所以,告诉我吧。悲剧已经太多了。如果事件结束,那么我就不用负任何责任了。无论怎么都好,交给你了,萨尔瓦多总编。”

罗宾再次确认:“无论多么可怕的事实被暴露,你也可以接受吗?”

“可以……女儿、女婿都被杀人魔鬼杀死了。没有比这个更让人伤心的了。”

沃邦博士脸色悲苦地回答。

“范利希尔,你怎么样呢?”

罗宾把脸转向他。

“我也没问题。比这个更加重要的是,如果知道是谁干的,那就请尽早抓住罪犯。我担心克拉拉的身体。”

青年干脆地回答,环绕在未婚妻肩膀上的手臂,加了些力气。克拉拉脸色苍白,双眸紧闭,微微地震动了一下。

“克拉拉,你没有问题吧?”

罗宾也向她询问。

“是,是的……”

她稍微把眼睛睁开了一点儿,小声地回答。

罗宾点了点头,在壁炉前面开始向左右踱步。

“那就好。那么,请允许我开始解释。为了解明这个案件,需要向大家说明我在这个事件上的发现。实际上,今天一大早,我就和布鲁森刑警部长一起,进行了大冒险。我们找到了某个古代文件的一部分,解开了其中的暗号之后,就开始大冒险。”

罗宾做了开场白之后,向大家说明了和迈克两人进入了秘密地道之后,在城堡地下的所闻所见。但是,他省略了薇洛妮克太太的事情,对古代文件以及甲虫的项链等,也只是简单地提了一下,说这些都是小木屋中遗落的东西。

不管怎样,罗宾的话使大家震惊。特别是皮埃尔·德鲁曼还活着这个事实,在所有人的心里都是强烈的冲击。

“皮埃尔……莫非,真是那个皮埃尔……”

愕然的沃邦博士,嘴里反反复复地说着曾经的助手的名字。

罗宾侧目看着这一切:

“肖德瓦保安部长,请原谅。本来对于这么重要的发现,我应该通过布鲁森刑警部长先向你汇报,但是由于你和埃及领事一起返回到了巴黎,所以没有说话的时间。”

肖德瓦保安部长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回答道:

“啊……哦,哦……算了,没有办法的事。”

罗宾把脸转向怅然若失的老考古学家:

“显然,连沃邦博士也不知道秘密地道。我们碰巧能够拿到古代文件,靠的是幸运。也许,那个文件就是建筑这个城堡的卢兹伯爵留下来的。”

沃邦博士心神不安地回答:

“……是的。我完全不知道。这个城堡里有一个秘密地道什么的……我一点也不知道……”

肖德瓦保安部长盯着他说:

“比这件事更加重要的是,沃邦博士,你曾经的门生皮埃尔·德鲁曼,他还活着,他想夺去你们的性命,这才是重要并且很危险的。奇怪的男木乃伊正身,就是皮埃尔。在他留下的文字里,记录着非常重要的内容。说是你和杰罗姆男爵企图把他活埋在王族的坟墓里。这是不是真的呢?你是不是想要杀了他?”

“不知道!我完全不知情。他们告诉我,他在事故里死了。杰罗姆男爵这样告诉我的。我对门生的死非常伤心,非常悲哀。皮埃尔是一个很优秀的门生,还是克拉拉的未婚夫……”

沃邦博士沮丧地偷偷地看了看爱女。

克拉拉脸色愈发苍白,她轻轻地颤抖着,只是喘着气,声音都发不出来。

范利希尔用挑战的语气对罗宾说:

“那么,萨尔瓦多总编,那个皮埃尔·德鲁曼他现在在哪里?既然他是罪犯,为什么不赶快逮捕他!”

罗宾耸耸肩,用平静的声音回答:

“遗憾的是,无论我还是警察都不能逮捕皮埃尔了。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他已经死了。”

“什么?”

“他已经死了,然后另外一名罪犯处理了他的尸体。”

大家听到了这个爆炸性的发言都愕然了,他们发不出声音,空气好像冻住了一样。

范利希尔好不容易才问了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除了他之外,还有其他的罪犯?”

“是的,还有其他罪犯。”

“是艾哈迈德吗?如果是他的话,也已经死了。”

“不是他,是另外的同犯。与其说是同犯,不如说那个人才是杀人的真凶。”

“说什么混账话……”

“范利希尔,这个事件非常复杂,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所以请你仔细地听听我的推理。这样你才能完全理解整个情况。”

范利希尔还有其他人,只有一个劲地点着头。

罗宾再次在壁炉前面讲开了:

“根据皮埃尔·德鲁曼留下的笔记本,我解开了很多谜团。但是,还留下一个解不开的重要的谜,这就是密室之谜。严密地上了锁的房间,为什么突然出现了恐吓信呢?真是不可思议。杰罗姆男爵和亨妮丽特夫人在密室中被杀也不可思议。这真是太不可理解了,都具有远远超过常识的神秘性。警察们仔细地检查了所有发生过事件的房间,另外我也和布鲁森刑警部长一起,调查了现场。但是,无论哪里都没有可疑之处。这些密室是这么完美。无论墙壁、地板、天花板、窗户,还是门,都发现不了任何异常。没有通孔或是秘密的门。”

“会不会有自动杀人的装置,或是上了锁的机器?”

“像那种机关、圈套统统没有。如果罪犯采用了那种方法,杀人现场就会留下明确的证据。我敢断言,罪犯亲手杀死了杰罗姆男爵和亨妮丽特夫人,也亲手给门上了锁。”

“然而,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肖德瓦保安部长不知所措地叫嚷着。

“感觉上确实如此。我也对这个问题相当头疼过。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对犯罪学也很感兴趣,研究了古今中外的罪犯们使用的诡计。但是,无论是哪一种方法,都完全不能适用于这一次的密室犯罪。相反我要说的是,想出这个密室诡计的人是个天才。如果使用这个诡计的话,无论在什么样的地方,无论在哪一种房间,都可以毫无障碍地潜进去,杀了人之后,很简单地就可以逃脱了。”

“如果这是真的话,那么就很恐怖了,锁完全起不到作用。萨尔瓦多总编,快点告诉我,罪犯到底使用了什么样的诡计?”

罗宾缓缓地环视着众人:

“‘太阳神之眼’。连接另一个世界和现世,这扇奇迹般的窗户就是‘太阳神之眼’。罪犯利用这扇奇迹之窗,完成了暗杀。”“你的比喻我很不明白。一定要具体地说出来。”

“好的。那么,现在就实际给大家演练一下那个诡计。这样一来,就能更早地让你们信服。”

罗宾边说边向迈克使了一个眼色。

迈克点点头,静悄悄地走出了房间。

罗宾摊开双手说到:“布鲁森刑警部长将会帮助我。他将会表演罪犯。然后,我们把这个房间假设为犯罪现场的密室。”

沃邦博士指出:“实际上也正是在这个房间里发现了恐吓信。”

罗宾从容不迫地笑着回答:

“正是这样,所以刚刚好。罪犯使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就可以很明确地看出来。”

不一会儿,从哪里传来了好像什么东西摩擦的声音,那个声音好像在缓缓地移动着。

“这就是亨妮丽特夫人听到的那奇怪的声音,就像大蛇在蜿蜒爬行一样。”

肖德瓦保安部长竖起耳朵听,感觉很奇怪:

“好像是天花板后面传来的。”

“是的,正是这样。实际上正是布鲁森刑警部长在天花板后面的梁上,匍匐前进发出的声音。没有手脚的皮埃尔,这样做可不是为了享受屋顶后的散步。”

“那么是为了什么呢?”

“皮埃尔想要在天花板后面窥视杰罗姆男爵还有沃邦博士的情况。因为他要抓住复仇的机会。然后,真凶为了把恐吓信投到密室,达到密室杀人的目的,也同样潜伏在天花板后面。”

“那么,萨尔瓦多总编,恐吓信是从天花板后面扔下来的吧。”

“是的。”

“然而,这也是不可能的吧。天花板上既没有孔,也没有坏了的地方。你也应该确认过这一点。”

“是的,我也认为没有任何异常。虽然这样,如果使用某种划时代的方法,也就是说,使用某种离奇的戏法,那么就可以实现。来吧,竖起耳朵听听。”

原来不仔细听是听不出来,这一次传来金属摩擦似的声音,然后是嘎吱嘎吱的摩擦声音。

“——啊!”

最早一个惊叫起来的,是范利希尔。他把目光投向天花板,眼睛睁大到了极限。

“看看那里!吊灯!”

其他人也和他一样,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惊叹。肖德瓦保安部长和沃邦博士也注意到吊灯的移动,慌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后退到了墙壁旁边。

克拉拉小姐发出了惊叫,抱住范利希尔。

有着豪华流苏的吊灯,慢慢地降了下来。然后,降低到五十厘米左右的时候,一下子停住了。

肖德瓦保安部长惊慌失措地问:“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萨尔瓦多总编?”

罗宾缓缓地巡视着已经被吓破胆的众人:

“大家知道怎么样才能把这么大的吊灯安装在天花板上吗?首先把电气导线穿过很粗的缆绳,然后用这种粗粗的缆绳把吊灯从天花板后面吊起来。屋顶后面的柱子上还设置着滑轮,可以把缆绳上下拉动。这样一来,就足够把吊灯吊起来了。但是,为了掩饰住天花板的孔和缆绳,必须进行装饰。在吊灯的上面,有一个切去螺纹的螺栓状的金属零件。导线和缆绳从这中间穿过,通过天花板的孔,和滑轮连接在一起。一旦转动滑轮,就可以很轻松地把吊灯提起来。这个螺旋状的零件,镶嵌在天花板的孔上。另外在天花板后面,用一个螺母状的金属零件拧紧。这样一来,很重的吊灯也可以牢固地被固定在天花板上。天花板的孔和缆绳也不会被发现。”

罗宾说完了之后,谁都发不出声音。大家只是大睁着双眼,凝视着吊灯还有天花板的孔。

肖德瓦保安部长喘息着,用嘶哑的声音询问:“那,那么恐吓信是?”

“是这样的。请大家看看天花板的孔。在缆绳的周围,是不是稍稍可以看出一些缝隙?那就是‘太阳神之眼’。”

罗宾指向头顶。天花板的孔直径有六厘米左右,吊起吊灯的缆绳直径在四厘米左右。

“布鲁森刑警部长!可以做了!”

罗宾大声发出信号,随着沙沙声,有什么东西从缝隙中落了下来。

那是在折成四折之后又展平为两折的信纸。信纸碰到吊灯的穗子,然后飘然落在房间的几乎正中央。

罗宾捡起了信纸。他展开信纸,向大家展示:

“在这个客厅还有亨妮丽特夫人的卧室,恐吓信就是用这个方法被投到屋内的。到了半夜,罪犯偷偷地爬到天花板后面,通过吊起吊灯的孔,丢下恐吓信。所以说,上了锁的门和窗户,对于罪犯而言都不是障碍,因为罪犯没有必要跨入房间一步。最后罪犯把吊灯复原。魔术般的犯罪行为就这样完成了。眼镜蛇的皮也正是使用同样的方法投入亨妮丽特夫人的房间的。”

肖德瓦保安部长擦拭着额头上的汗,追问:

“但是,又是怎么样杀死杰罗姆男爵夫妇的呢?不进入房间,他们怎么会被杀呢?”

“基本原理是一样的。罪犯在杀害两个人之后,给窗户上了锁,走出走廊,把门锁上。然后,潜伏到天花板后面,吊下吊灯,通过天花板的孔把钥匙扔到房间里。这样一来,完美的密室杀人完成了。”

“所以钥匙总是落在房间的正中间了。”

“是的。即使被吊灯的穗挡一下,也不会偏多少。”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能够想出这么离奇的方法,罪犯真是聪明得可怕。你能够注意到这些,更是了不起啊,萨尔瓦多总编!”肖德瓦保安部长激动地赞赏罗宾。

沃邦博士愣愣地问罗宾:

“萨尔瓦多总编,你是怎么识破这个诡计的呢?”

“在犯罪现场有两点值得怀疑:第一个是我在亨妮丽特夫人的房间里注意到的。本应该位于吊灯正下方的桌子,被人向窗户的方向移动了一点儿;第二个就是沙子。这几个房间里都散落了少量的沙子。在杰罗姆男爵夫妇的房间,是落在吊灯正下方的。在克拉拉小姐的房间,是落在窗户附近的。布鲁森刑警部长看到沙子之后很害怕。他认为男木乃伊身体上缠绕着破旧的绷带,沙子是不是从绷带的缝隙里落下来的呢。也许真凶就是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好的原因。”

“什么原因?”

“从使用这个诡计的天花板的孔里,有可能会落下微量的尘埃或是小块的天花板灰泥,如果被警察看到了,好不容易想出来的诡计就会有被识破的危险。因此,罪犯为了混淆这些尘埃,事先洒了沙子。之所以要移动桌子,就是不要使这边的沙子和尘埃比地毯上的更加醒目。”

“方方面面都考虑得非常周到啊。”

肖德瓦保安部长感叹着。

“是的,做得非常精细。”

罗宾好像在挖苦敌人一样。

范利希尔这个青年露出感激的神色,他抬眼看着罗宾:

“萨尔瓦多总编,你的推理太精彩了。我很吃惊,也很佩服。这么难的谜团,你还是把它解出来了!”

罗宾认真地回答:

“谢谢你,范利希尔,得到你的夸奖我很荣幸。但是,事件还没有完全结束,不能就这样放下心来,还有其他的未解之谜呢?”

沃邦博士声音沉重地发言:

“没错。正像萨尔瓦多总编说的那样,用他现在说出的方法,确实可以解释这个客厅、亨妮丽特的私人房间等在主城堡中发生的事件。主城堡在一年之前改建了,安装了使用电灯泡的吊灯。但是,关于副城堡那一边,克拉拉的房间,我女儿和我的房间里,都没有吊灯。我们照明还用的是烛台。”

罗宾点点头,平静地回答:

“正像沃邦博士指出来的那样,克拉拉小姐的房间中,使用的是另外一种欺瞒方法。”

“是什么样的欺瞒方法呢?”

罗宾开口之前,依次打量着众人。

“克拉拉小姐的房间是密封的状态,所以不可能从室外投进来恐吓信。换而言之,就是没有人能够把恐吓信扔进这里。这是实情。”

沃邦博士摇着头:

“你,你的话我不明白。那么为什么,克拉拉的房间里会有恐吓信呢?”

他的声音颤抖着,也许他已经猜到会得到什么样的回答。

罗宾的脸色非常严厉:

“简单地说吧,沃邦博士,这全部都是克拉拉小姐的谎言。她把她自己写的恐吓信放在房间里,早上看到了之后,只是装出大吃一惊的样子。也就是说,这一系列事件的真凶,就是你的女儿克拉拉小姐。她杀死了杰罗姆男爵还有姐姐亨妮丽特,是一个惨无人道的杀人魔鬼!”

然后,罗宾指向脸色苍白的克拉拉·沃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