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小说

不可思议的恐吓信

作者:二阶堂黎人2019-05-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直达底部

面对迈克的提问,罗宾点头回答:“是的,确实如此,迈克,古代埃及人相信永生。所以,为了使人们随时随地都能复活,他们保存了尸体。为了不让尸体腐烂,所以加工尸体,制成木乃伊放进棺材里。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认为死亡时从身体中跑掉了的灵魂,不知什么时候又会返回这个世界,再进入尸体当中。这样一来,尸体就复活了。当然,被制成木乃伊的,都是王族、祭司这些高贵的人。”

“木乃伊这种东西是怎么做的?”迈克边开车边问。

“方法是这样。首先,从尸体中取出内脏以及脑浆,使尸体成为空壳。然后把内脏分别保管在专门的容器里。然后,精心地用盐腌制尸体,让尸体充分干燥。最后,把防腐剂装入尸体,用绷带一圈圈地卷起来放入豪华的木棺或是石棺,埋在金字塔或是王族的坟墓里。”

“这种信仰真是太奇怪了。”

“古埃及人认为有一种生灵叫做‘卡’。在人出生的时候,作为分身的‘卡’也出生了,一旦人死去,‘卡’会从肉体中脱离。这就是说,‘卡’是死不了的,为了找到生存的粮食,会返回到尸体上的。如果那时尸体已经不在人世了,‘卡’失去了投奔的地方,就会发狂,给人类带来灾难。因此,如果国王这种伟大的人死去的话,就一定要被制成木乃伊,这是因为越是伟大的人,力量越强,‘卡’带来的灾难也就越大。”

“那么‘卡’就有可能杀人吧。”迈克害怕地问。

“据说正是为了镇压散播灾难的‘卡’,所以人们建起了金字塔。但是,我已经重申了几次,这都是单纯的迷信。死去的人再次复活,这是绝对不可能的。”罗宾嘲笑起来。

“但是……”

“喂,迈克,坚强些!现在已经是二十世纪了,如果是十九世纪的话,可能还有幽灵、亡灵之类的出场。但是,现在已经是科学万能的时代了。无论何时,都不应该被古代的陋习约束。”

“是,是的。”

“从逻辑上考虑。如果村民们的传言是真的,那么那个男木乃伊应该具有非凡的蛮力。但是,为什么杀死维洛尼克太太时,却要使用刀子?而不是折断她的脖子?这就是罪犯是人类的证据。所以,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

“哎……话是这么说……”

即便如此,迈克还是不能赞同。

“在艾高城那里,除了目击男木乃伊以外,还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那好。是这样的,还出现了就像是‘卡’这种看不见身形的恶灵干出来的古怪事情。”

“具体讲来听听。”罗宾扬起了一侧的眉毛。

“最不可思议的,就是恐吓信事件。在没有进去任何人、上着锁的密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搁进去奇怪的恐吓信。已经发生了三次了,是从一个月之前开始的,大概每隔一个星期就是一封……”

“现场是一间密室吗?”

“是的。是严严实实的密室,连蚊子都飞不进去一只……所以,我不认为是有肉体的人类可以做到的。”

迈克这么说着,声音都发抖了。

罗宾吐出一口雪茄烟。

“迈克,你常年都和我在一起进行盗窃,你应该知道无论怎么样被密封的密室,都会有闯进去的方法,很多情况下都存在地道、隐蔽的房间、密门等。”

“这,这个我知道。但是,这一次完全不同。这三次怪异的事件,全部都是在不同的房间里发生的。为此,我们详细地查找了每一个房间。但是,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地方。”

“恐吓信的内容?”

“我拿来了,在我的包里放着,请你看看。是用阿拉伯语写的,但是头儿你肯定看得懂。”

说着,迈克把放在副驾驶座位的包递给了罗宾。

罗宾从包中取出三封折叠好的恐吓信。三封都是用厚纸写的,上面留下了折成四折的痕迹。罗宾把雪茄烟扔到车窗外,戴上单片眼镜,浏览着恐吓信。

停止古埃及展。不要把女王的石棺和挖掘品带出神圣的埃及土地。

如果不停下来的话,你们全部都将被诅咒,你们都会死!

三封信上写的内容是一样的,用的都是阿拉伯语,为了不让人识别出笔迹,故意写得不成形。

而且,信的左下侧画着一个奇特的形状。好像是用长长的眼睫毛装饰了一样,是人类的右眼。

“这个图是‘太阳神之眼’。也就是说是这样一个警告,太阳神睁大眼睛看着你的恶行,然后对坏人进行复仇。”罗宾眯起眼睛,嘟囔着。

“太阳神?眼睛?”迈克不安地重复着。

“是的。太阳神是奥西里斯和伊西斯女神的儿子。他的著名事迹是和杀害自己父亲的叔父赛思对决,最后报了仇。于是,‘太阳神之眼’意味着‘看到所有的东西’。另外,也就此衍生了另一个含义,成为表示‘完完全全’的印记。古埃及把它作为辟邪的护身符。”

“原来是这样。”

“迈克,这份恐吓信一开始的时候是不是折成四折?”罗宾边翻看着信纸,边询问部下。

“是的。但感觉信纸可以很自然地两折打开。”

“警察为什么能够知道恐吓信的内容?”

“亨妮丽特夫人和克拉拉小姐给我们翻译的。她们从父亲那里学习过阿拉伯语,可以进行某种程度地读写。”

“恐吓信是不是放在屋内的某个地方?”

“第一次是在大女儿亨妮丽特夫人的闺房。她早上刚睡醒,就在起居室发现了这封信。它落在地板的几乎正中间。捡起来一看,发现是恐吓信。亨妮丽特夫人感觉到吃惊的是,应该没有谁进入房间。因为无论是门还是窗口,都被锁得很好。尽管如此,还是有人什么时候把恐吓信扔进房间里。第二封恐吓信是在二楼中间的客房被发现的。这个房间平时不用的时候,门是被锁得很好的。由于有客人来,所以管家打开了锁走进去,这时候发现桌子上放置着恐吓信。第三封恐吓信是在克拉拉小姐的卧室发现的,好像是放在床旁边的侧桌上。和姐姐亨妮丽特夫人的情况一样,都应该是谁在半夜潜入了房间,放下信就逃了。按照亨妮丽特夫人的指示,管家本森每一次都向警察通报了。警察马上赶来,仔仔细细地搜查这些房间,但是没有能够发现罪犯出入的痕迹。”

“管家的名字是本森吧,是不是英国人?”

罗宾轻轻地蹙起眉头问。这是因为他自己是法国人,所以有点讨厌英国人。

“是的。但是他已经在沃邦家做了二十年以上管家了,很是忠心、可靠。每到夜晚,这个管家就尽心尽职地巡查城堡的门户是否锁紧。另外,围护城堡的墙壁很高,很难翻过来。正门也很厚,并且加了门闩。所以,我不认为外面的人可以这么容易地潜入城堡内。”

“房间是什么状态的?墙壁、地板、天花板是什么样的?”

“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我一寸寸地检查了墙壁和地板,没有遗漏任何地方。天花板也没有问题,因为天花板上都涂着灰泥。”

罗宾又拿出一只雪茄烟,点了起来。他舒舒服服地尝了一口烟,说出了他的感想:

“原来如此。仅仅听你说的这些,确实是幽灵搞出来的。”

迈克呼吸变得困难。

“两天前的夜里还发生了怪异的事件。亨妮丽特夫人的卧室位于正馆的二楼,就在那个有特征的钟楼正下方,有一个男木乃伊从窗户外面向屋内窥视。”

罗宾有些惊讶,反问:“是二楼的窗户?”

“是的,是二楼的窗户。”

“铁门是打开的吗?”

“是。外面漆黑一团,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左右。亨妮丽特夫人好像正在准备睡觉,听到窗户上响起了哔哔剥剥的叩窗声音,不知道是什么事,所以她向窗口那边看了一下,一下子就看到窗户外边有一张男木乃伊的脸。这张脸被脏污的旧绷带缠绕着,脸很大很白。可怕的眼睛在绷带的空隙间窥视着,嘴周围沾着乌黑的血迹。亨妮丽特夫人不由得惊呼起来。她吓得失去了神智,挣扎着逃到了走廊。等到管家本森和佣人们赶过来,男木乃伊已经消失了。因为亨妮丽特夫人的卧室在二楼,所以如果不用梯子的话,就难以从窗口窥视。但是,墙壁下的地面是柔软的,人们仔细检查过,没有发现足迹或是梯子的痕迹。”

罗宾挖苦地说:“也就是说,男木乃伊应该是浮游在空中的,或者就像《一千零一夜》故事里那样,是坐在魔术飞毯上的。”但是这样还是不能抹消迈克的不安。

“或者是灵魂‘卡’……”

罗宾打断部下的发言,问:“亨妮丽特夫人有没有看错?”

“没有,不会看错的。在窗框下面,还留着一些没有干透的血液。还有,在五天前,前来守卫的警察,还有拿着猎枪的佣人也目击了男木乃伊。他们按照管家的指示跑到后院,看到了男木乃伊。男木乃伊隐藏在低矮的树丛中,是一个将近两米的大汉,穿着褴褛的衣服,脸被绷带包着。警察们开了枪。子弹确确实实命中了男木乃伊的身体。但是那个怪物毫不在乎似的继续跑着,一直逃到后院的城墙角,然后一闪就不见了。”

“不见了?”

“是不见了。管家本森从另一个方向赶来,和警察们会合。本来男木乃伊毫无疑问地是被夹击的,但是怎么也找不到男木乃伊的影子了。艾高城的墙壁是用石头和泥土构筑的,高度有五米以上,厚度也有一至两米。如果瞬间翻过墙壁逃跑的话,普通人是不可能做到的。”

“正是这样。如果在空中飞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罗宾思考着,不时点了一下头。

迈克开着车,继续说着。

“除此之外,人们还不时听到什么地方传来某种奇怪的声音。这种声音就好像什么东西在来回爬一样,是从墙壁的那一侧响起来的。亨妮丽特夫人在大约两三个星期之前,就被这种声音困扰着。她觉得是不是有大蛇在城堡内爬来爬去,从心底感到害怕。当然管家和佣人们也联合起来检查了城堡内。但是,并没有发现大蛇或是其他动物。另外,听到这种奇怪声音的只有亨妮丽特夫人一个人。”

“一般情况下,应该是她的错觉吧。”

“嗯,虽然是这样说,但有不是错觉的证据。”

“是什么?”

“大概在十天前。有一天早上,她想弹弹钢琴,走进了音乐室,却在那里发现了眼镜蛇蜕下的皮,尽管前一天管家才锁上门和窗户。如果城堡没有活生生的眼镜蛇的话,那么和恐吓信一样,都是没有身体的罪犯搞出来的。那家伙悄悄地藏在夜色中,把眼镜蛇的皮放在那里。”

罗宾嘴角浮现出了苦笑。

“除了男木乃伊之外,蛇神、大仙也登场了。古代埃及人对蛇抱有敬畏的感情,崇拜蛇神。眼镜蛇的女神是雷内努特。她是国王的守护神,是以眼镜蛇的姿态出现的。”

迈克“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他胆怯起来,说:

“头儿。罪犯应该是男木乃伊,还有‘卡’吧。它们都有超自然的魔力。它们还能在空中自由地显现出身姿,然后消失。”

对于部下的话,罗宾回答时语调冷静。

“我认为还有完全不同的解释。也许是谁在故作复杂地吓唬人。这个人用绷带包住脸,化妆成男木乃伊,然后威胁沃邦家的人。恐吓信或是眼镜蛇的皮,都是威胁手段。”

“为什么?”

“你看看恐吓信的字面意思,还不明白吗?应该是谁想要阻碍从今天晚上开始的古埃及展的宴会和展览。”

“会是谁呢?”

“可以想象出很多很多,例如不想要自己国家的财物被其他国家拿走的狂热埃及信徒,或是沃邦博士在学术方面的敌人,还有痛恨主办人杰罗姆男爵的人等等……”

“正,正是这样……”

罗宾探出身子,在部下的耳边清楚地说:

“我告诉你,迈克,即便是大家都相信神出鬼没的男木乃伊,我还是绝对不认为有这样的事情。这一系列的怪异,都是不明正身的坏人策划的阴谋。这一定是想要害死沃邦一家人诡计中的一环。维洛尼克太太也成了那家伙的牺牲品,所以,我一定要为她报仇。我要找出真正的罪犯,让罪犯血债血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