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小说

奇怪的男木乃伊

作者:二阶堂黎人2019-05-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直达底部

“……如果集中大量的证据来分析,那么就可以切实地进行推理。真相自然就会浮出水面。”

一边这样说,罗宾和迈克一起走出了伐木人小屋。他们在小屋周围巡视了一圈。

这座伐木人小屋建在白雾森林的最深处。从村子里到这儿有一条小路。在小屋的侧面,有着沼泽和小河,到了那里就过不去了。

罗宾踏上了小路,走进森林看了看。

罗宾有些懊悔地说:“有一阵子没有下雨了,所以地面很硬。这种情况下难以发现足迹。”

但是,当他们从小路上折回,再仔细观察之后,发现沼泽的旁边残留着几个奇怪的脚印。脚印扁平,很大。

迈克说:“头儿,这个脚印和小屋里面的是一样的。”

罗宾点了点头。

“……脚印这么大,应该是男性。但是,这个形状真是很奇怪。不光是鞋子后面的形状,而且左右的大小也不对称,步幅也不同,好像是从两个体格不同的人身上各切下来一条腿,然后装在一个人身上似的。迈克,你过去见过这样的脚印吗?”

“没,没有……”

罗宾仔细地观察着脚印,思考着。

“怎么都觉得不对。这种奇怪的脚印,在水闸和伐木人小屋之间往返。好像是突然出现在水闸前面,然后又突然在那里消失了一样。脚印的主人应该不会游过沼泽吧……”

沼泽中的水呈不透明的绿色,凝滞而少有流动。沼泽中水草繁茂,从沼泽这边到对面,有五十米以上。

罗宾把目光转向石头水闸,水闸高约三米,宽度也差不多。两扇铁门被石柱撑着,调节从沼泽汲取的水量以及向小河里注入的水量。铁门处,形成了两道小小的瀑布,每道瀑布的落差都在一米以上。

罗宾抱着胳膊考虑着,迈克很担心地小声说:“头儿,实际上,我有罪犯的线索。”

“是吗!为什么不早告诉我?”罗宾叱责地反问。

“对,对不起。”

“算了。说出来听听。”

“可能你不相信。杀死维洛尼克太太的罪犯,一定是木乃伊。一定是古代埃及的男木乃伊。”

“什么?男木乃伊?”

部下突然讲出超出常规的话,罗宾表情惊愕。

“是,是这样的。是古埃及的男木乃伊。那家伙就是罪犯。那是个浑身绕满绷带、丑陋的怪物。虽然它长时间在棺材里沉睡,但是它复活了,袭击了维洛尼克太太。”

罗宾目不转睛地盯着迈克。他脸色苍白,眼神空洞。

“喂,迈克。你脑子是不是坏了?木乃伊这种东西,是死去两千年以上的人类遗体,是干干瘪瘪的人干儿。你是说这种东西趁着什么机会复活了?”

“是,是这样。”

“别傻了。木乃伊复活这类故事和吸血鬼、狼人一样,都是很久以前的人们由于蒙昧而产生的单纯幻想。这种奇谈怪论,全部都是愚昧的迷信。”

“虽,虽然是这样,小屋里面有绷带的残边……”

“那个可不是多么古老的玩意儿,最多是一两年左右的东西。可能是哪个人受伤了,然后在小屋进进出出留下的。”罗宾冷静地回答。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罗宾的脊背却嗖地蹿起股寒气。这是因为迈克太认真了。

“维洛尼克太太在断气之前,还说了‘木乃伊’‘复仇’什么的。”

“那是她临终时很痛苦地说出来的。含混不清,到底她想说什么,我们还是不知道。但是有一点,为什么男木乃伊这样的怪物要袭击她呢?”

“所以说这是对盗墓者的诅咒,是复仇。男木乃伊一定想要杀死沃邦全家。维洛尼克太太知道了这件事,所以……”

“这话倒也不是说不过去。”罗宾苦笑。

“还有村里人的证词呢。一个月之前,有好几个村民都在森林里目击了那家伙可怕的身影。那家伙大得不得了,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用脏兮兮的绷带遮住脸和手,一边令人不快地呻吟,一边在森林里游荡。”

“是不是看错了?”

“不是。目击者都说是看得很清楚。”

“唔……”

迈克用手背擦去脑门上的汗。

“实际上是这样的,头儿。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艾高城里发生了各种各样的怪事。无论哪一件事都是极其不可思议的超自然事件。还有,所有这些事件,我都怀疑是男木乃伊参与了。”

“都是什么事呢?”

“比如说四天之前,沃邦家里人被木乃伊袭击了。地点正好也在这附近。”

“谁被袭击了?”

“克拉拉小姐。男木乃伊想要杀了她……”

“这是真的?”听到沃邦家小女儿的名字,罗宾脸色一变。

“是真的。黄昏的时候克拉拉小姐在附近采花。维洛尼克太太就在她前面不远的地方采草药。那时,她听到克拉拉的惊叫。维洛尼克太太回头一看,两个人扭打在沼泽前面。体型很大的男木乃伊用缠着绷带的双手,想要掐死克拉拉小姐。”

“然后呢?”

“维洛尼克太太大吃一惊,大声嚷了起来。这一下倒是帮到了克拉拉小姐,男木乃伊把她狠狠地撞到一边,然后逃到森林里去了。它行走的方式也和普通人完全不同。它两只脚很奇怪地支起来,头和肩膀向左右摇晃得很厉害。维洛尼克太太说,简直就像是坏了的八音盒玩偶被上了发条一样。”

迈克手脚并用地解释了一通。

“克拉拉小姐怎么样了?”

“听说她受到很大的惊吓,昏迷了一阵子。等她清醒过来,一直吓得发抖,脸上毫无血色,很长时间都说不出话。”

“男木乃伊朝哪个方向跑的?”

“方位是朝着村子的方向。后来雇工们带着猎枪去找,但已经找不到罪犯了。”

“然后呢?”

迈克指着耸立在林梢上空的城堡尖塔。

“头儿你也知道,那个城堡里面有一间摆着古埃及财宝还有挖掘品的展览室。那里也摆着从王族的坟墓里挖出来的石棺,木棺,好像里面有一个就是仿照了被称为阿努比斯犬神的棺材。克拉拉小姐在遭遇危害之后,管家本森去查看了那间屋子。他看到棺材盖子被挪开,里面的木乃伊消失了。”

“哦?有点意思。”罗宾感觉不赖,抱起了双臂。

“有意思?我可不这么想。头儿,再没有比这个更恐怖的了。”迈克猛地摇着头。

罗宾两个嘴角浮现出挖苦的笑。

“别担心迈克。刚才我都说过了,根本没有古埃及诅咒。这些都是愚昧的迷信。”

“真是这样就好了……”

“更重要的是,迈克,为什么你不早点告诉我这么重要的事情呢?”

罗宾用锐利的目光责难部下。

“对不起。因为我想要维洛尼克太太直接汇报给你听。”

迈克垂下肩膀,辩解着。

罗宾松开了抱起的双臂。

“好的,明白。无论是真正的男木乃伊,抑或是假的男木乃伊,那家伙肯定都是我们的敌人。让我们再仔细调查吧。但是,眼前我们有件事需要做,就是处理维洛尼克太太的遗体。”

“为什么要处理遗体?”

“直到拿到‘太阳神之眼’之前,我不想太过惊动沃邦一家和警察。为此,我们需先把维洛尼克太太的遗体藏在什么地方,稍后我们找些年轻的仆人,让他们替我们做事。把遗体埋在义冢这类地方。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们再正式下葬。”

“但是,沃邦家里人看不到她会担心的。”

罗宾迅速开动脑筋,向迈克发出了指示:“如果有维洛尼克太太的亲戚向艾高城发一个电报就行。说是有急事儿,需要休几天假。这样好了,就说她儿子生病了。这样我也好安排。”

离开白雾森林的两个人,上了车,朝巴黎驶去。

罗宾抱起双臂,靠在后座的靠背上。

握着转盘的迈克,边看路边提问。

“我一想到被男木乃伊袭击的事情,就替克拉拉小姐担心,因为连维洛尼克太太也说‘小姐们被杀’。头儿,你见过那小姐吗?她很可爱,像个洋娃娃,虽然已经二十岁了,但是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

“噢,大约一个月前,在巴黎遇到过她。虽然她容貌美丽,但是稍稍有些瘦弱,而且看上去有些忧郁。”

“这是有原因的。大概一年零两个月之前,和她订婚的青年死了。从那以后,她一直很悲伤,而且动不动就生病。”

“和她订婚的是?”

“是沃邦博士的助手。也是一位学考古的青年,名字叫做皮埃尔·德鲁曼。埃及的挖掘现场塌方,他被岩石和沙子压住了。”

“你是不是要说这个青年的死也和古埃及的诅咒有关系。”

迈克稍稍缩起脖子,声音发抖地回答:“说不定就是。因为我听说去盗王族坟墓的人,会被从死亡中复活的男木乃伊全部消灭。”

罗宾取出雪茄烟,点燃。

“是这样的,迈克,我认为杀死维洛尼克太太的,是活生生的人。但是问题是,是谁,为什么会瞄上了克拉拉小姐和她一家人?杀人总应该有原因,是金钱、怨愤或是爱憎……”

“嗯。”

“无论如何,我们必须注意。如果我们阻碍了罪犯,那么他定会瞄上我们的命。”

“会的,我一定会特别小心。”

罗宾慢慢品着雪茄烟,边思考边说。

“那好。关于这个事件,让我们从一开始着手研究。告诉我艾高城里发生的其他怪事,不用太详细。首先,关于男木乃伊的风言风语,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几年前开始的。正如你知道的那样,这座城堡是由主城堡和东侧的副城堡组成的。形状就像把‘L’向右旋转九十度。城堡里面各个地方都装饰着从中东和近东以及非洲运来的艺术品。特别是东侧的副城堡中有个展览室,陈列了无数古埃及的挖掘品,有国王们的石棺,模仿犬神的石像,外表为猫神的青铜像,一部分花花绿绿的、上了色的墙面,各种形状的祭器,等等。而且,棺材里面躺着远古时代的木乃伊。村里人相信,木乃伊每天夜里都会起来,在城堡里游荡徘徊。他们感到害怕,所以不敢靠近城堡。”

有以上的引子,迈克讲述了以下的传说……

……奇怪现象一般都是发生在半夜三更。

人们都入睡了的深夜,放置在展览室中的大石馆的盖子发出了嘎吱吱的声音,一点点地被挪开了。中间横卧着男木乃伊,他浑身包裹着脏污的绷带,姿势古怪。

盖子完全打开之后,男木乃伊复活了,红黑色的眼睛如同凝住的血块,在绷带的空隙之间闪烁发光。男木乃伊低低地呻吟着,慢慢地抬起了手臂,抓住棺材的边缘。

男木乃伊缓缓地从石棺里爬出来。然后,这家伙就在深幽和静谧的城堡里蹒跚起来。它的双手向前伸着,左右摇晃着巨大的躯体,拖拽着沉重的双脚……男木乃伊在找寻着那个人。是那个男人暴露了古埃及国王们的坟墓,盗走了珍贵的财宝,妨碍了神圣的睡眠。它诅咒这个男人,恨他,想要夺走他的性命……作为坟墓守卫的男木乃伊,为了复仇苏醒了……住在艾高城附近的村民们,一边战栗着,一边带着恐怖的神情互相低声耳语。从那以后,再没有谁把城堡称为艾高城,而是都称它为“埃及城”。

听完了这段故事,罗宾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确实,艾高城就像是古埃及博物馆。这座城堡从过去开始就一直古古怪怪。我想,和男木乃伊相关的传闻,应该是由于村民们对城堡心怀恐惧才会出现的吧。”

“或许是这样……”

迈克支支吾吾地回答。

“那么,你还说大概在一个月之前,男木乃伊有好几次被目击出现在白雾森林了?”

“是的。”

“村民实际上看到什么了?”

“看到身体都被绷带缠绕的丑陋怪物。它身高将近两米,手和脚粗得像是圆木头。绷带被污泥染脏了,每当它走动的时候,沙土就从绷带空隙里面落下来,而且它身体里传出恶臭。听说他还有一把蛮力,横扫树木,拉倒葡萄棚,横冲直撞的。”

“沃邦家里人是怎么说这件事的?”

“直到克拉拉小姐被袭击之前,他们没有把这件事当回事,因为沃邦已经腻味这类中伤了。”

“那现在怎么样了?”

“大家都变得神经质。佣人们轮班执勤,城堡内外都安置了岗哨,到晚上还从村子里叫来警察。”

“处理得很聪明……”

罗宾嘟囔着,又一次抽起了雪茄。

迈克犹犹豫豫地问罗宾:“头儿,你过去确实也去过埃及哦。”

“是,我在那里住了相当长的时间。”

“那么,请教一个问题。古代埃及人,是不是真的相信永生?”

迈克的眼睛里,流露出胆怯的神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