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小说

求救信

作者:二阶堂黎人2019-05-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直达底部

亚森·罗宾完成了改装。

映现在窗边大镜子里的,是一位头戴高筒礼帽、身穿燕尾服、挂单片眼镜的睿智绅士。

巴黎有很多罗宾的秘密住所,这个房间是其中之一。位于苏福洛路的咖啡屋后侧,一个公寓的二楼上。

就在十分钟之前,镜子里的人还是一位年老白发的俄罗斯贵族。但是,眼前在镜子里的,怎么看也是一位三十年代后的中年绅士。

镜里的人嘴角浮现出愉快的微笑,目光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辉。“这样一来,无论在什么地方任谁来看,都是报纸的总编。嗨,罗宾!你的手段还是那么高明哦。”罗宾自卖自夸一番。

他可以使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装扮成各式各样的人。他是个乔装的天才,可以完完全全地变化脸孔形状、表情、头发的颜色或是长度、体型、体重、身高、年龄、说话方式、做派、走路方式、国籍、身份、说笑方式直至生气方式为止的所有一切。甚至他自己在乔装之后,往往都会忘记原来的脸孔是什么样子的了。

“已经准备好了。还有很多时间,去咖啡屋吃点东西吧。”脸上露出开朗笑容的罗宾,取出怀表确认时间。刚刚过了正午。

罗宾戴上高筒礼帽,握着手杖走出了房间。

走进咖啡屋之前,他从卖报纸的少年那里买了份报纸。买的不是自己担任总编的《巴黎回声》,而是竞争对手的《吉儿·费加洛》。其实谁都不知道,他是这两家报社的大股东。

罗宾坐在咖啡屋外林荫道的桌子旁边。天气很好。他吃完了饭,点起一根雪茄,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打开了报纸。

报纸一版报道了这么一件猎奇事件。

《奇怪!恐怖的碎尸!》

一读内容,真是一件让人大感兴趣的事件。今天一大清早,巴黎东边的马恩河和塞纳河汇流的地方,有一具没有头,没有手,没有脚,只有躯干的尸首顺流而下。除了可以看出是一具男性的尸首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线索,也找不到被割掉的其他部分。

但是罗宾想要看的,并不是这个新闻,而是三版中的报道。

《古埃及的秘宝来到巴黎!》

在这个气派的大标题旁边,刊登着小幅报道以及三张黑白照片。

第一张照片是等身大的石棺。这个棺材里面装的是古代埃及有名的图特摩斯二世的一位王妃、哈特舍普苏特女王的木乃伊。从照片上看不出来,但应该是绚丽多彩的。

第二张照片,是零碎的挖掘品,大概都是些闪烁着黄金光芒的珍宝饰品。

第三张照片是镶嵌巨大红宝石、黄金制的豪华圆形浮雕。圆形浮雕的直径有十厘米以上,红宝石的直径也达到三厘米。这个圆形浮雕被特别命名为“太阳神之眼”。

“应该是一颗通红耀眼的红宝石吧!多好的珍宝饰品。我老人家下一个猎物就是这个圆形浮雕了。我一定要尽快地把它装饰在奇岩城中我的展览室里。”罗宾尽量压低声音,小声地嘀咕着。

所谓“奇岩城”,是位于诺曼底海岸的罗宾的王宫。从海中突起的一块大自然的巨大岩石,里面是中空的,罗宾在此建造了秘密基地,把盗来的宝物全部藏在里面。

罗宾浏览着这条豆腐块新闻。

新闻中写道,为了埃及和法国的友好,人们千里迢迢地把古埃及时代的众多挖掘品从埃及运到了法国。挖掘人的名字是乔治·沃邦博士。他是巴黎大学有名的考古学教授。

实际上,今天晚上在巴黎的威斯尼斯宾馆,为了公开这些挖掘品,将举办一个盛大的宴会。宴会将招待众多的政治家、名流、大富豪、贵妇、社交名媛等等。卖点就是躺在豪华石棺中的女王木乃伊,还有“太阳神之眼”。罗宾决定前往这个宴会,为偷盗做好铺垫。

根据预定计划,这些众多的挖掘品和秘宝将从后天开始,为期一周,以“古代埃及展”为名,在巴黎博物馆向民众公开。罗宾想要在这期间夺取“太阳神之眼”。

在新闻的最后,是一张中年绅士的照片,他留着黑色胡须,身材魁伟。新闻同时刊登了他的简短发言。这个人的特征明显,难看的浓眉搭在黑边眼镜上,有一个尖锐的鹰钩鼻子,他就是这个展览会的主办人罗伯特·杰罗姆男爵。

“……我们会严厉戒备,并将得到巴黎警署的全面合作。连那个怪盗罗宾,也休想碰到古埃及秘宝一指。”

看到这篇强硬的讲话,罗宾不禁小小地骂了一通:“在所谓上院议员夸大其词的假面具背后,隐藏着的冒牌策划师的脸孔。利用政治家的头衔,偷偷摸摸地做了多少恶毒的坏事。嘿嘿,杰罗姆男爵,等着瞧吧。”

沃邦博士是一位埋头做学问的耿直之人。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在古埃及遗址挖掘中倾注心血,专心致志地研究金字塔和王族的坟墓,他希望的只是自己的学问出成果。但是,考古学需要大笔费用。沃邦家族的财产已经见底,为考古筹措费用的,是沃邦博士大女儿的丈夫——罗伯特·杰罗姆男爵。

这是一个阴险而又奸猾的男人,不好的传闻从不断绝。用罗宾这双锐利的眼睛来观察,这个鹰钩鼻子的家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坏蛋。

在法国和埃及的官员中活动,得以开办古埃及展,这是他的精心策划。这家伙借口把沃邦博士的挖掘品运到法国,实际上是想走私进口珍宝饰品。

他从非洲带回绿松石和钻石,然后在黑市卖出。他也一定会从博士的挖掘品中挑选出上品,然后卖出去。如果不是这样,这个男人哪儿来这么多钱。

“哼!我早晚会把杰罗姆男爵做的坏事曝光。我还要把这家伙收集的艺术品和珍宝抢过来。反正这些财产都是他做尽坏事积累起来的。把它们夺过来的话,不会对别人造成伤害。”

罗宾心里冷笑着,一口喝光了咖啡。

正在这个时候,一位把帽子压在眉眼上,像是要遮住脸孔的中年男子从大马路上走了过来。他的腋下紧紧地夹着一个黑色的包。

目力敏锐的罗宾马上就注意到了这个人。他站起来,把钱放在桌子上,走出了咖啡屋。然后他快步走回自己的秘密小家。只过了一小会儿,门就被敲响了。敲门方法用的正是罗宾和部下们约定的方法。

罗宾打开门,把部下引进了屋子里。

两个人在桌前相对而坐。

罗宾惊讶地询问:“怎么了,迈克?我们不是约好了今天晚上在威斯尼斯宾馆的宴会上见面的吗?”

“虽然约好了,但是有件事不得不向你汇报。”迈克一本正经地说。

“喂喂!迈克,你还是巴黎警署的布鲁森刑警部长呢,有什么担心的。放轻松一些。你应该是为了今天早上马恩河发现的那具碎尸来找我的?”

为了打探警察的动向,罗宾让几名部下潜入巴黎警署。迈克·布鲁森就是其中的一位。

迈克大摇其头:“碎尸?不是,我没有负责那个案件。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件事。”

“那么是什么事呢?”

“有个人向我求救。她派了一名少年把信送到我那里了。”

“求救?谁?”

罗宾不明白了。

迈克是一名优秀的部下,平时的他沉着冷静。如果让他都这么焦虑,一定是重要的事情。

“是维洛尼克·贝尔罗斯老太太。头儿你曾经让她潜入沃邦家里的那位。老太太让她很疼爱的村子里的一个孤儿,拿着她的信来到巴黎警署。”罗宾的脑海里浮现出老太太的身影。她瘦成皮包骨头,却很能干,目光柔和。

“那么,信里写了些什么?”

“信在这里。”

迈克从包里面取出了折叠得小小的信纸。

布鲁森先生:

沃邦家出了件不得了的大事。血腥事件越演越甚。杀人魔鬼的魔手伸到了这个家族里。我知道一个可怕的秘密。今天下午两点,请您来一趟白雾森林尽头的伐木人小屋。我会告诉您一切。请务必尽早转告罗宾先生。

维洛尼克·贝尔罗斯

这封信非常难读,好像是急急忙忙写出来的,字体乱七八糟。

罗宾大感兴趣,却又忐忑不安。

“她说的恐怖秘密到底是什么呢?盯住了沃邦家的杀人恶魔,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白雾森林”位于巴黎郊外,因为附近有沼泽和小河,所以无论早晚都被浓雾环绕,非常有名。在那里建有一座名为艾高城的古老城堡,现在乔治·沃邦博士一家就住在那里。杰罗姆男爵夫妇和他们住在一起。

这种城堡是十七世纪一位名为图卢兹的伯爵建起来的,关于这座城堡,有罗宾非常感兴趣的传说。

伯爵年轻的时候是个万人嫌,他无与伦比地爱钱。城堡内所有地方都贴着金箔,或是装饰着黄金饰品。听说最后他还把炼金术士幽闭在地下室,逼着他炼出大量的黄金。炼金术士从什么都不是的土块中提炼出一吨左右的黄金,伯爵把这些黄金做成金条,向亲朋们炫耀。但是,伯爵死后,这些金条也随之消失。至今也有人说,这些金条是不是藏在城堡里的某个地方呢?

沃邦家住在这座城堡,已经有五十年了。乔治的父亲加斯顿从没落的图卢兹伯爵的后裔手中买下了艾高城。

加斯顿年轻时当过军人,后来成为了一名探险家,是穿越非洲大陆声名赫赫的人物,也是位颇有头脑的投资家。他在非洲铁路开发方面投入了重金,并且在股票买卖方面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他以这些钱为资本,从非洲带回很多古代艺术品。他出售了这些艺术品,财产变得更多了。

儿子乔治受到了父亲的影响,从小时候开始,就显示出对古埃及文化的兴趣。他把考古学作为了他的专业。

乔治·沃邦博士的妻子,名叫阿莱特。在生下小女儿克拉拉之后,由于产后恢复得慢,不久就丢掉了性命。加斯顿在那之后的一年也过世了。自从妻子离世之后,沃邦一直独身,专心致志地进行研究。

维洛尼克太太从两年前开始,就在这座城堡里工作。她住在那里,负责照顾沃邦家的两个女儿。当时,得知沃邦家需要雇佣人,罗宾就巧妙地安排她被选上。

维洛尼克太太对罗宾充满感激,对他的命令无所不从。她有一个儿子,年轻时由于盗窃被警察追捕。罗宾救了他,让他重新做人,并且在英国给他安排了份工作。罗宾为什么要让维洛尼克太太潜入沃邦家呢?有三个原因:其一,想要探听和图卢兹伯爵黄金相关传说的真伪;其二,想要查看沃邦博士挖掘出来的收藏品当中,有没有什么贵重的宝贝;其三,想要从喜爱社交的大女儿亨妮丽特那里,打听上流社会的丑闻。

罗宾到处都安插了探子,维洛尼克太太就是其中之一。迈克被指定为联系人。

罗宾再一次仔细地阅读维洛尼克太太的书信。

罗宾取出怀表,确认时间。“现在马上飞车赶去,应该可以赶得上。维洛尼克太太不是个大惊小怪的女人。如果她说是大事,就一定是大事了。肯定就像她信里写的那样,发生了非同小可的事件。”

一旦决定,罗宾的行动非常迅速。他站起来,伸手去拿高筒礼帽和手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