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小说

第7章

作者:景旭枫2019-05-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直达底部

正午,伙房内间,A和冯进军两人正在忙碌着,A在案板上切菜,冯进军蹲在地上收拾。郑小眼鬼鬼祟祟地走了进来,伸头看了看外面,把门帘子拉下来了。

郑小眼上前:“两位老哥,你们觉着没有,有点不大对劲啊!”

冯进军抬起头来,看着郑小眼,A也停下了手里的菜刀。

冯进军:“什么不对劲儿?”

郑小眼神秘兮兮地:“你们说,看守咋会突然把咱几个都调到伙房来了,不会是他们发现了啥,想把咱们一锅端了吧?”

冯进军皱了皱眉头,抬起头对A:“小眼儿说得有点道理!这事儿确实有点奇怪!”

A思索了片刻,摇了摇头:“我想应该不会!”

郑小眼:“不会?”

A点头:“我想,他们是怕再派新人到伙房,会再次出现无法控制的局面!”

冯进军点头:“你是说我和小眼儿一直都在白山馆打杂,也从没出过什么状况,所以他们觉得安全!”

A点头:“嗯!上次暴动的事对白山馆的触动应该还是很大的!”

郑小眼点头:“对对对!有道理,有道理,您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郑小眼说完看了看A和冯进军,咽了口唾沫,欲言又止。

冯进军:“小眼儿,还有什么事儿?”

郑小眼:“也……也没啥,我就是想问问,咱们几个,啥时候才能出去啊?”

冯进军:“小眼儿,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该你知道的,别乱问!”

郑小眼:“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不过……都这么长时间了,兄弟我,怎么着也得……”

冯进军骂道:“废什么话!没看见菜都快切完了吗?还不快烧火去!”

郑小眼:“是是是……那我烧火去,烧火去,呵呵!”

郑小眼屁颠屁颠地离开了,A和冯进军交换了一个眼神儿,两人继续干活。

郑小眼屁颠屁颠地从伙房出来,走进一旁的杂物室,开始搬柴火,又顺手从一旁的废纸堆里拿了一卷纸。

伙房内间,A与冯进军还在切菜,两人各怀心事。

冯进军切完手里的菜,停了下来,沉思。良久,冯进军抬起头来,对A说道:“真的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吗?”

A停下手里的活计,看了看冯进军,缓缓摇了摇头。

冯进军:“我倒是有一个主意!”

A看着冯进军。

冯进军:“你还记得咱们得到红崖菱之前的那个晚上吗?我记得很清楚,你当时告诉我,我们的最终目的是发电机房,红崖菱也好、王玲雨也好,只是这个过程中的手段而已,既然是这样,现在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为什么不试一试那天晚上你那个法子呢?”

A听了冯进军的话,不由得一呆:“你是说,豁出性命用身体短路发电机?”

冯进军坚决地点了点头:“对!”

A呆住了。

房门打开,郑小眼哼着小曲儿,抱着一堆柴火和废纸走了进来。郑小眼来到灶边,开始生火。

冯进军:“你觉得怎么样?事不宜迟,今天下午放风咱们就行动,我去!只要你能把小猫同志救出来,我就算死也值了!”

A沉吟了良久,缓缓摇了摇头:“不行!你再让我想想!”

冯进军有些急了:“怎么不行?那时候行,现在为什么就不行了?”

A:“那时候是那时候,那时候我们还没有红崖菱,现在我们都已经做了这么多的准备,再退回原路……”

冯进军:“海峰同志!”

A:“你别说了!这件事情你让我再想想!”

A说完,转身走出房间。只见郑小眼哼着小曲儿,手里拿着一堆废纸,一张一张地往灶台里面续,A瞟了一眼,往前走去,突然,A停住了脚步,回头再次看郑小眼,问道:“小眼儿,你烧什么呢?”

郑小眼一脸茫然:“啊?烧火呢!”

郑小眼一边说着话,一边把手里的纸一张张往灶里面续。A抢上一步,推开郑小眼,从灶台里抢出几张刚塞进去已经点着了的纸,使劲用脚踏灭。这时,冯进军掀帘从里屋出来,刚好看到A的动作,不由得一愣,走了过来。

只见A从地上拿起那几张已经烧了一半的纸,瞪大眼睛仔细查看着。一旁的冯进军和郑小眼呆看着A,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A看了良久,抬起头来:“小眼儿,这些纸哪儿来的?”

郑小眼领着冯进军走进杂物间,指着房间角落里一摞摞的废纸,说道:“就是这儿!”

A抢身上去,在废纸堆里翻找着。

郑小眼看着A的奇怪举动,拉了拉旁边的冯进军:“冯先生,张副处长他……他没事儿吧?”冯进军没理会郑小眼。

这时,A已经从废纸堆里挑出了许多破破烂烂的纸张,跪在地上开始拼凑起来。冯进军与郑小眼面面相觑,不知道A究竟在干什么。

不多时,A已经拼凑完毕。只见A慢慢蹲起身来,退了半步直起腰,望着眼前那堆破纸,似乎惊呆了一般。

冯进军和郑小眼凑上前来,看了看地上那堆废纸。良久,A抬起头来,问道:“小眼儿,这些东西怎么会在这儿?”

郑小眼摸了摸后脑勺:“怎么会在这儿?应该……应该一直在这儿吧?”

A:“你确定?”

郑小眼愣了愣,有些拿不准:“这……我也不知道了,我以前也没注意过!”

A沉吟不语。

郑小眼试探地问道:“张副处长,这……到底是啥啊?”

A喃喃说道:“这就是我进白山馆之前,一直在找但一直没有找到的那张图纸,白山馆改建前的地下结构全图!”

冯进军和郑小眼张大了嘴巴,全都惊呆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