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小说

第五章

作者:倪匡2019-05-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直达底部

原振侠笑:“如果方便的话……”

看来,普通竭力想讨好原振侠,他十分热情熟络地拍了原振侠的肩头一下:“这是什么话?我们之间,真的不会有任何秘密!”

普通一面说,一面在桌子下面,取出了一具无线电通讯仪来。原振侠一眼就看出,那是一副极先进的通讯仪,通过人造卫星的接驳,利用这具通讯仪,几乎可以和全世界,任何角落直接通话。

原振侠也知道,这种尖端科学的制品,并不太多,而且价格极高昂!(自然,对勒曼医院来说,根本没有“价格高昂”这回事。)

原振侠也知道,眼前的这一副,还不是最好的。最好的制品,出自两个天才设计家的设计,并且由他们亲手制造,精密正确无比,在南极和阿拉斯加之间的通话,简直和面对面说话一样。

那两个天才设计家的名字,加在一起,十分有趣……他们一个叫戈壁,一个叫沙漠。

普通按下了和通讯仪联结在一起的录音装置掣钮,就听到了以下的对话:“有一位非常出色的人物,据情报,极可能已到了考古队来当队医……”

“是,才有一个医生来报到,他的名字是原振侠!”

“真是他!教授,不管他来的目的是什么,他的出现一定对我们有利。你要把他当作最亲密的朋友,除了我们的存在之外,什么也不必瞒他……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可以瞒得过他的,我们的存在,他……我想也早已料到了……你照我的话去做吧──”

“是……”

“原振侠医生经历过的传奇极多,他对我们的工作会有很大的帮助,你必须完全把他当自己人……”

“是……”

“有必要时,我们会和原医生直接联络。”

“是……”

对话很简短……到后来,也不能算是对话,只是一方面在发命令,一方面在接受。

普通按了停止键,原振侠这时,已经完全可以知道他前倨后恭的理由了。他淡然笑着:“我和他们有十分特别的关系,我现在的这个身体,就是他们帮我制造的……”

原振侠这句话一出口,普通的小小个子,陡地向上弹跳了一下,双眼瞪得极大,像是眼球会因此而落下来一样。一看到他这样的反应,原振侠知道自己说得太多了。

看来,普通教授虽然被选中,做为这次重要考古行动的负责人,但是,他对勒曼医院的作为知道得极少……根本不知道他们早已发展成功了复制人的事。

原振侠所料,很快就得到了证明。普通瞪了他半晌,才喘着气问:“原医生,这算是……什么样的玩笑?我不明白……”

原振侠乘势一摊手:“的确是一个不好笑的玩笑!”

他知道了普通教授对勒曼医院的一切所知甚少之后,自然不会再对他多透露什么。为了避免普通教授因为好奇而发问,他先问:“好了,现在,可以告诉我,这次考古行动的目的是什么,何以要把行动弄得那么神秘?”

看来,普通对原振侠刚才所说的“身体是他们制造的”这句话,一点概念也没有,所以也没有追问下去。反倒是原振侠的问题使他困扰,他来回踱步,又不断地抓着头发。

他当然不是不肯向原振侠说,而是不知从什么地方开始说起才好!

原振侠在他已踱了十多个来回,还没有开始之后,温和地催他:“从头说起吧,反正有的是时间……”

普通坐了下来,先是不望原振侠,只是翻着眼。过了一会,才望了原振侠一眼:“那天下午,我在办公室,有一个人来找我。他带来了那时才出版不久的考古月报,在月报上,有我的一篇研究文章……”

研究文章的题目是:〈神秘生命曾存在的一些片段考证〉,作者:埃及开罗大学考古系系主任……普通教授。

来客是一个一头红发,身形高大的白种人。十分客气,但自然而然,有着一种居高临下的“人上人”的气概。

身形矮小的教授,坐在巨大的办公桌后面,要昂起头才能面对来客。

来客指着文章,直截地说明来意:“教授,我代表一个基金会。我们有极其充足的经费,可以支持你的任何活动,而我们对你文章中提及的‘神秘生命’十分有兴趣,愿意支持你作进一步的探索……”

对一个学者来说,实在没有什么比这番话更动听的了!一时之间,教授甚至不能相信这种突如其来,自己送上门来的幸运!

所以,他的第一反应,只是像傻瓜一样地望着来客。直到人家把话重复了一遍,他才发出了一下欢呼声,像猴子一样,在椅子上跳了起来,叫:“太好了!太好了……如果有进一步的发现,我想我能证明我的假设……”

来客很有礼貌:“大作中有几处引用的资料,好象不是很清楚。是资料不足,还是故意的?”

普通十分不好意思:“是故意的……嗯,考古界有一些……败类,行为很不堪,要是把资料来源公布得太详细了,会被一些人捷足先得。尤其是有些人,有门路找到经费的,行动就快得多……”

来客的目光凌厉如鹰隼,望定了普通教授:“你保守秘密的部分,是不是足可以支持你的发现?是不是可以因此而发现,你所称的‘神秘生命’?”

普通发出长长的“唔”的一声,像是迟疑着,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过了一会,他才道:“要找到那种‘神秘生命’的可能性,至多……不会超过一半。但是,证明有这种‘神秘生命’存在过,却有九成把握。”

当普通教授向原振侠讲述着经过,讲到这里的时候,原振侠曾问:“什么叫‘神秘生命’?”

类似的问题,他已经不止问了一次,例如:“所谓‘神秘生命’究竟是什么?”,“是一种神秘的生命方式吗?”等等。

但普通教授一直没有作答,这时,他才道:“我会作详细说明,那是我的一项重要之极的惊人发现。如果得到证实,那更是惊人,可能整个人类的生命方式,都要起天翻地覆的变化。现在,先听我说事情的经过。那个来客……自然也问了和你相同的问题,我会在叙述中回答。”

原振侠虽然知道,那所谓“神秘生命”,一定是整件事的关键。但普通不愿意一下子就说出来,他自然也只好耐着性子等。

原振侠这时所想到的是,普通教授可能在古籍之中,发现了有关人类生命大奥秘的线索,勒曼医院的医生,毕生精力都放在研究生命奥秘上,自然会对之有兴趣!

本来,考古行动和勒曼医院,是完全无法联系得起来的,在了解了这一点之后,却又自然而然,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原振侠作了一个手势,请普通再讲下去。

来客透着兴奋的神情,向前俯了俯身子:“请你介绍你所获得的全部资料……”

普通教授为人精明,他自然不会凭来人的一句话,就把他掌握到的资料拿出来。他搓着手,发出一阵干笑声:“阁下刚才的提议……”

来客笑了一下,伸手入袋,取出了一个信封来,交在普通的手中,作了一个手势,示意他打开来看。

普通教授打开了信封,抽出了一张银行本票来。当他的双眼盯着本票上的数字,发现在实数之下,竟然有七个“零”时,他的手也不禁有点发抖!

虽然他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平时不免有点清高的言行,但是在这样的钜额金钱之前,他也就和常人无异。

他过了好一会,才抬起头来,来客道:“当然不止这些,任何有利于发现神秘生命的所需,我们都可以作无限制的支持……”普通教授的声音变得十分哑:“你们是……”

来客只是简单地回答:“你不必多问,我们是一群世界性的医生组织,从事对生命的研究,所以才对你的发现有兴趣。”

普通教授吸了一口气,指着办公室一角,一只看来很大也很古老的保险箱:“原始资料全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取阅……”

来客立时道:“在我阅读时,需要你的解说。”

普通连声道:“当然,当然!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嗯,这张本票……”

来客随便一挥手:“随便你处置,将来组织考古队,也可以以你个人的名义成事,完全不必顾及我们,一切由你作主。所以,本票可以存入你的个人户头!”

普通教授兴奋得满脸通红,过去打开了保险箱,在保险箱中,又取出了一只手提箱来打开,里面就是他写那篇文章〈神秘生命曾存在的一些片段考证〉所根据的资料。

普通指着资料:“你先看看,有问题,我处理了那本票之后,立刻赶回来……”

来客点了点头,一刻也不耽搁,就翻阅起那些资料来。普通教授兴高采烈地赶到银行去办手续,使他的私人银行户头,增加了八位数字的存款。

关于那些数据,稍后,普通和来客之间,有重要的对话。在他们的对话之中,可以充分了解资料来源和性质。

普通讲到这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一切照实说,连当时收到了……突如其来的那么多钱的心情都不隐瞒,你别笑我──”

原振侠摊手:“我不会笑,给我,我也一样兴奋!”

普通教授自抽屉中取出一本杂志来,封面上有《考古月报》字样,他翻到其中一页。

原振侠已看到了〈神秘生命曾存在的一些片段考证〉这篇文章。

普通教授把杂志递给原振侠:“文章并不长,你先看一遍。”原振侠接过来,文章确然不长,不超过两万字,在一般学术性、长篇大论的论文中,算是短小精悍的了。自然,那也是由于资料不是太多,或者是普通不愿意引用太多的资枓之故。

原振侠的阅读速度十分快,不到一小时,他已经十分仔细地把全篇文章看完。可是他又呆了半晌,才缓缓抬起头来。

在那片刻之间,他的思绪紊乱之极,杂七杂八,不知道想起多少事情,可是却又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普通教授面有得色:“是不是很惊人?”

原振侠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是,惊人之至!如果可以真正证明的话!”

普通神情严肃:“这就是我们要进行的任务。现在,你也知道为什么要严守秘密了?因为事情……实在太令人惊骇了!”

原振侠苦笑了一下,合上了杂志:“可是你的文章早已公开发表,并且人人皆知了!”

普通教授现出不屑的神情:“考古界的许多所谓权威,一点想象力也没有,他们怎会接受我的推测观念?他们来不及发出嗤笑声,说我是痴人说梦。幸好有人识货,全力支持我,我一定要把这段埋没了的神秘生命发掘出来,公诸于世!”

(普通教授的文章,虽然只有不到两万字,但自然无法全文抄录。而“神秘生命”又是这个故事的主角,非说明不可,就在不断的对话,和日后的逐步探索过程中,让人人到最后,都可以明白那是怎么一回事。)

原振侠把手按在杂志上,望着教授:“你的全部证据,来自一块不知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被发现的一块石碑上所刻的文字?”

普通教授神情自豪:“是,这块石碑放在开罗博物馆的一个角落中,不知多久了,从来也没有人注意。只有我,才给予它新的生命!”

普通教授的话虽然夸张一点,但也离事实不远。

那块石碑……正确来说,应该说是一根石柱,一根六角柱形的石柱,高一公尺,每一边有二十公分。普通教授是在博物馆的地下室,许多巨大的石棺之后,发现它的存在的。

这个发现,是十分宝贵的。

放在地窖中的许多巨大的石棺,早已引起了广泛的注意,也是博物馆定期陈列时,最能吸引参观者注目的项目之一。

石棺来自各个金字塔,是正式棺木的外椁,都用十分坚硬的石头制成,手工不是很精细,但自然都是货真价实的古物。

普通教授对这些石棺也有相当程度的研究,他是兼任的博物馆顾问。那次,他指挥着石棺的陈列行动,把许多具石棺,用轻巧实用的起重机,自地窖中吊出来,运到展览厅去。

在这项行动告一段落时,他在一具石棺之后的一个墙角上,发现了那根石柱。

当他第一眼看到那根石柱之际,他根本没有在意。因为在文献中,没有六角形石柱被发现的纪录,而且,石柱的石质也不起眼,看来只是寻常的东西,教授只是好奇地去碰了它一下。

世界上的事,有许多,真正是由于凑巧才发生的。这时,若不是普通教授的手中,恰好有一柄小铁锤的话,这根石柱,可能会再在这个角落中放置几十年、几百年,才被人发现它蕴藏着巨大的秘密。

教授手中的小铁锤,本来是用来敲打石棺、鉴定石质用的。那时,教授一时之间,分辨不出那石柱的石质,他就顺手,在石柱顶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

他这样做,全然没有目的,只是顺手的动作。谁知一敲之下,“啪”地一声,便有一角石头被敲了下来。

当时,普通教授着实吓了一跳……那石柱虽然不起眼,但也有可能是价值连城的无价之宝,却叫他随手破坏了!他连忙四面一看,幸好没有人看到。

发生了这样的事,这石柱自然吸引了普通教授的注意。他凑近去看了看,看到那被敲掉了的一角之内,石质十分细密,和外面的一层,截然不同。

虽然事情很怪异,但也一望而知,外面那一层粗石,是经过十分精细的手工包上去的!

他是一个考古学家,自然有丰富的考古知识,也知道有许多许多极有价值的记载或宝物,被古代的人小心地保管,往往有极不起眼的外表。这石柱,是不是也是这一类,被隐藏了许多年的宝物?

一想到这一点,他不禁全身发热,双手抱住了那石柱,撼了撼……

这样粗大的一根石柱,自然十分沉重,但这时,他正在负责搬运更沉重的石棺,自然要把石柱弄出去,也不是难事。

普通教授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动声色,若无其事地把石柱搬上了车子。在完全没有人注意的情形下,石柱到了他的工作室。

他用了一柄锤,轻而易毕就把六角形的石柱,外面那一层约有一公分厚的粗糙表面,完全清除。石柱看来仍然是原来的大小,石质十分细密,六个平面上,都有着十分精致的浅刻……有四面刻的是图形,两面刻的是密密的文字。

普通教授看到那些文字,十分有规律,显然是一种相当进步的文字。

人类的文字,从象形文字开始,不论是哪一类,都有一个相当类似的演变进步过程。

石柱上那些连普通教授这个考古系主任,也无法认出它来历的文字,他虽然未能读得出来,但是也可以看出,它远比古埃及文字进步,也比古巴比伦的楔形文字进步。

这时,他心头狂跳……单是发现了一种相当进步,而又从不为世人所知的文字,那已是考古学上的重大发现,是每一个考古学家,梦寐以求的考古成绩!

如果可以译出这种文字,那么,历史的奥秘会重现,那自然更是惊天动地的大发现了!

普通教授形容他自己在那时,由于极度的兴奋,胸口竟然产生了一阵又一阵的剧痛,要接连做好多次深呼吸,才能使疼痛减轻。

他在肯定了自己看不懂石柱上的文字之后,心中闪过了几个古文字学专家的名字,也准备把那些文字拓一些下来,去请教他们。

然后,他去察看那四面刻着的图形。其中一面,明显地,刻在石柱上的是太阳……和一些古代人描绘太阳的手法相同,可以说相当传统。一共有十个太阳,由大而小,最大的一个,直径有二十公分,最小的一个,只如乒乓球那样大小。

普通教授一面看,一面迅速地转着念:十个太阳,循序由大而小(或由小而大),那是什么意思呢?许许多多有关太阳的传说,都涌进了他的思绪之中。有关多个太阳的说法,使他想起了中国神话之中,有一个叫后羿的君主,用他手中的弓箭,射下了八个太阳,使得原来是九个太阳的天空,变成了如今那样,只是一个太阳。

而这石柱上,一共有十个太阳,显然又和那个传说没有什么关系。和刻了十个太阳相对的一面,刻的是十个由大而小的月亮,也是用传统的艺术手法刻的,一看就使人知道那是月亮。

普通教授感到舌干口焦,他知道自己一定面对着一个重大的、了不起的考古学发现,可是他却无法知道究竟那是什么奥秘!这种焦急的心情,真可以把人折磨致死……

另外两面的浅刻图形,普通教授更是一眼就可以认出那是甚么(三岁小孩子也可以一眼就说出那是什么),可是他却无法知道,那究竟想传达什么讯息,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一面,刻的是十个男人,也是由大到小;而另一面,刻的是十个女人,情形一样。

从他敲开了那石柱的表层,看到石柱上的图形和文字起,一直到将近一年之后,普通教授的全部思想,都被石柱上的图形和文字所占据。

他对那些图形,作过几百种(甚至几千种)的假设,当然无法一一列举出来。

他想得最多的是:太阳、月亮、男人、女人,都是由大到小的十个,究竟象征着什么?

(通过这些图形,一定想表达一种讯息……)

(可是,那是什么讯息呢?)

最初的日子中,由于石柱上所刻的男人和女人,身体各部分的比例和特征,都十分合乎真实的人体,所以看来十分现代,和古代人描绘人体的手法不同。

所以,普通教授的第一印象,是立即想到了:若干年前,美国的旅行者宇宙飞船,预计在飞过木星之后,和地球失去联络,会一直向前航行,飞出太阳系,飞到不可测的外层空间,成为宇宙中的一颗飘泊流浪的微尘。

美国的太空科学家,都相信在无限宇宙的亿万星体之中,必然有着高级生物存在。宇宙飞船大有可能被一些外星人发现,那就有必要向他们介绍地球人。

所以,在宇宙飞船上,装有一块合金板。在板上,镌刻着一个男人、一个女人的裸像,也介绍了地球在太阳系中的位置。

那合金板上的图形,曾公布过,看到过的人,都有深刻的印象。石柱上不知何年何月何人所刻上去的男人和女人的裸像,竟然和现代人所刻的十分相似,所以普通教授一下子,就想起那件事来。

但是,人形为什么要有十个之多,而且是由大到小;还有,太阳和月亮,又是什么意思?他没有结论。

若干时日之后,他又知道,在中国古代的哲学观点之中,太阳代表阳,月亮代表阴,男人代表阳,女人代表阴。

四面的图形,两面象征阳,两面象征阴。

普通教授着实兴奋了好一阵子,花了不少时间,去研究中国古代哲学之中,阴阳互消互长的道理,可是一样不得要领。

他自然知道,要弄明白那些图形传来的是什么讯息,最直接的方法,是从那些文字中去寻找答案……同刻在一根石柱上,文字必然是对那些图形,作详尽的解释之用的。

所以,他把石柱上的文字拓了下来,交给全世界所有的古文字专家,希望其中有人能够解得开,但是所有的回答,都令他失望。

只有一封回信,比较上算是有点意思。

普通教授向全世界各地的古文字专家发出信函时,对这位在回信中给了他一线希望的教授,本来没有存什么希望。这位教授在远东一所并不知名的大学中任教,他的回信如下:“普通教授,我对你寄来的那种奇异文字的相片,一点概念也没有,所以也不能给你任何帮助。可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一位有过许多奇异经历的先生,他有一番意见,很值得参考,所以转述给你……”

当普通教授详细叙述到这里时,原振侠有十分激动的反应。

原振侠“啊”地一声:“那位先生!他的意见太值得重视了!”

普通教授直视着他:“你认识那位先生?他和你同样精采?”原振侠仰头大笑:“我?他比我精采了不知多少,他怎么说?快讲!”

原振侠一直没有催促过,由得普通教授慢慢地说。可是他一知道,那位先生也曾和整件事有过一点关系,且曾发表过他的意见时,就急于想知道那位先生究竟说了些什么。

来自远东的信中说:“那位有过许多奇异经历的先生说,这种文字,看来十分进步,不一定要在古代文字中去找。这可能超越时代,也可能是另一个星球上高级生物的字。他自己就曾接触过一种文字,来自不可测的宇宙之外的另一个地球……可能是亿万年之后地球上的文字,这是他的意见,很可以参考……”

这封信最后,也免不了和所有的回信一样:“请把更多的资料寄来,并且把这种古怪文字在何处发现告诉我们。”

普通教授的私心很重,他当然不肯透露任何进一步的消息。事实上,在发现了那根石柱之后,他也曾仔细地查过博物馆的档案,想知道石柱是何年何月,由什么人在什么地方发现的。

可是不论他怎么查,都没有结果,倒像是自有博物馆的建筑以来,它就在那个地窖中一样。

这令得普通又惊又喜……惊的是,石柱的来源无法追索,对研究工作来说,自然形成一定的困难;喜的是,既然从来也没有人知道这石柱的存在,那么,他将之据为己有,也就不会有人来追究了!

他曾花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想通过本身的努力,来认识那些文字。可是陌生的文字,只是一堆奇怪的符号,完全无法着手,自然徒劳而无功。

他曾对石柱作碳十四放射性试验,不过那并没有多大的意义,地球上任何一块石头,都有几千万年到几亿年的历史。

被他敲下来的,粗而松的是石灰岩,被刻成薄片,十分小心地贴在石柱之外……普通教授曾假设,那是使用某种黏合剂贴上去的。

(把古代的石柱,联系到了本世纪才出现的高分子黏合剂,普通教授设想的范围之广,可想而知。)

如果是的话,那么,便可以将黏合剂作碳十四放射测验,以决定它的年份。可是这设想也不成立,因为每片石片,是用十分精细的手工镶嵌上去的。

一年时间过去了,普通教授非但不能解开石柱上的图形和文字之谜,连那石柱是什么时候的东西,他都无法确定,那真令他几乎疯狂!

他开始怀疑那是什么人的恶作剧,也许是大学里对他有恶意的同事,故意制了那样一根石柱,让他以为得了稀世奇宝,结果却令他神经错乱,一无所得。

好几次,他举起大铁锤来,几乎就要一锤敲下去,把石柱打成粉碎。有一次,大铁锤真的已向下敲下去,但总算在还未敲到石柱之前,就硬生生收住。

他的情形越来越差,终日喃喃自语,看来和疯人院中的疯子,没有什么分别。大学方面,也给了他几次严重的警告。他本来就没有什么朋友,所以,也有不少人正在谋算他系主任的职位。

一直到一个人的出现,才把一切都改变了。

普通教授在说到这个人的时候,神情十分兴奋。

而且他的语调又是充满感激,一再说:“是他把我从泥淖中救了出来,不然,我一定在泥淖中沉没了!”

在普通教授已经陷入绝境之中,忽然找到他的那个人,又高又瘦,肤色苍白,神情冷漠,一双眼睛之中,有着说不出的阴森。彷佛他不但看透世情,而且可以看穿人生以外的事。

普通教授本来不打算见他,已经吩咐助手挡驾……他为了怕秘密泄露,只用了一个大学一年级生做他的助手。可是来人对助手说:“告诉教授,我这里可能有他过去一年来,尽力想获得的资料。”

不必助手转告,普通自己在门后也听到了。因为来人的声音虽然不高,可是却相当尖锐,有一种直透人身的力量。

普通听了,心中一动,打开门来。他个子小,要仰高脸,才能和来人互相打量,当他接触到了来人的阴森目光时,他不由自主感到了一阵寒意!

来人仍然用那尖锐的、冰冷的声音说着:“我的名字是金特,我是一个灵媒。”

一向不是大惊小怪、动作夸张的原振侠,当普通教授叙述到这里时,又是“啊”地一声!而且,霍然站了起来,快速地挥着手,示意教授略停一停。因为他的思绪十分乱,需要整理一下,再接受新的发展。

金特,那个灵媒!

不久之前,原振侠还见过他,和他,以及另外一些卓越的人(不是普通人),一起讨论人类的生命,讨论的范围极广。金特还曾问过大家,“快活”是什么意思?又提出了一个十分古怪的名词:“快活秘方”。当时,大家各抒己见,也并没有什么结论。

金特又为何会和普通教授发生关系的?

普通教授发现了所谓“神秘生命”,勒曼医院方面,是研究生命的专家,而金特这个灵媒,对生命的研究认识,更超越了短暂的肉体生命,而接触到了人的灵魂。虽然在这一方面,他还未能具体地归纳出什么有系统的理论来,但那总是又深了一层的研究!

一切都和生命的奥秘有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