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小说

尾声 离爱一个ID的距离

作者:饶雪漫2019-05-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直达底部

开学了。

小朵没有来上学。

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她只通过E-mail发出了三封信,一封给父母,请求他们原谅自己的任性,并承诺自己一定会对自己负责;一封给蓝,希望她可以定期替她到叶的坟前送上一束鲜花,并祝她和小高幸福;一封给刘唱,她在给刘唱的信中这样写道:“我已不配给你幸福,找个好姑娘,让她替我爱你,这样,我才会安心。”

春天的网络上,开始流行一则寻人启事,那是一所大学里戏文系的学生们自己拍的DV,是系列片,两三天就换一部。吸引了无数人的关注。一个叫刘唱的男生,在DV里用歌声寻找自己的女朋友,用歌声,将他的爱情宣言,大声地告诉全世界:

我会等你,无论你在哪里。我会等你,无论发生过些什么,我都不会在乎。爱你永远,此生不渝。

DV片的点击率出乎寻常的高。

刘唱的歌,唱得很多人掉眼泪。

只是,小朵不知道这一切,她跟着S到了北京。在S的帮助下,她做掉了那个孩子。S给他安排了住处,尽他的能量替她接了很多的文字活儿,这样一来,小朵基本上可以自己养活自己。

S并没有劝小朵一定要回学校去上课。他开始拼命地加班,亲自到外面去推销杂志,越做越拼命。有一次,他对小朵说:“对你来说,文凭不算重要。我们对物质的要求低一点,生活也会很轻松很快乐。”

小朵抬眼看他。

S当然明白她眼里的诧异,温和地说:“我可以等,没有关系。”

S原来也姓刘,他叫刘思哲。一个小朵喜欢的名字。他每天一个问候的电话,一周来小朵住的地方两三次,收走小朵写的稿子,自己用,或者替她发给各个杂志社的编辑。而小朵自己,并不上网。

春天来了。北京的春天和南京有很大的不同,不过这和小朵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她极少上街,因为整天关在屋子里,所以在哪里都是一样。

这样的日子是小朵愿意的,至少在目前。把自己藏起来,和过去隔离,藏在无人可以企及的地方,才会觉得安全。

五月的一个午后,S给小朵带来了一张U盘,插到她的电脑上。

“是什么?”小朵问。

“看看吧。”S说,“小朵,我想得很清楚,我不能这么自私。你应该有你的选择。”

那是网络上正流行的,刘唱寻找她的所有的DV短片。

我会等你,无论你在哪里。我会等你,无论发生过些什么,我都不会在乎。爱你永远,此生不渝。

“他在等你。”S说,“小朵,我也知道,只有他可以给你快乐。有件事我想告诉你,我已经打过电话去你们学校了,只要你现在回去,可以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另外,我把这里的电话告诉你的好朋友蓝了,我想,他们会很快打电话来,并且,来北京接你回去。”

“S。”小朵流着泪说,“你凭什么不征求我的意见就做这些?”

“因为我爱你。”S说,“所以,我要你幸福。”

“如果真是这样,我若走了,你还有什么幸福可言?”小朵颤声问道。

“忘掉刘思哲,记住S,”S轻轻地抱住她,在她的耳边轻声说,“我会继续爱你,只不过像从前那样,离着一个ID的距离。”

电话响了,一声一声又一声。

S放开小朵,鼓励地说:“去接吧,去。”

窗台上的小花正在怒放,过去的爱恨皆已散场,春光明媚,好风长吟。没有人有理由怀疑,一个美丽而多情的春天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