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小说

第十二章 再见,我的爱人

作者:饶雪漫2019-05-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直达底部

第二天,小朵换掉了她的手机号码。

旧卡用剪刀细细地剪碎了,扔到垃圾桶里。刘唱默不作声地看着她做这一切,完了用手指在她的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说:“好啦,新生活开始啦。”

“你说蓝和小高会去参加演出吗?”小朵有些担心地问刘唱。

“这么大的人了,孰轻孰重应该能分清吧,”刘唱说,“待会儿我再打个电话去问问。另外,票我也拿到了,晚上陪你看去。”

“爱情戏很无聊。”小朵嘿嘿笑。

“无聊它也是爱情。”刘唱的话可真经典。

在去看演出前,还有一些时间,小朵对刘唱说:“我想到网吧去一趟,有篇稿子一直都没有发出去呢。”

“去吧。”刘唱摸摸她的长发说,“好了后发短消息给我,我骑车来接你。”

“怎么你不吵着要跟我一起去了?”小朵故意拿他开心。

“嘿!”刘唱说,“你都是我的人了我怕什么呀!”

“刘唱!不许你胡说八道!”小朵把脸板起来。

“嘿!我都是你的人了,还有什么不能跟你说的!”刘唱把她往网吧里直推说,“去吧去吧,我也正好去逛逛音像店,为了追你,我不务正业多时了。”

小朵白他一眼,独自进了网吧。

第一件事情就是找S,可是S并不在线,小朵把那篇早就写好的文章发给他,谁知道信刚一发过去他QQ头像就亮了起来:“小朵,我在的。”

“嘿!”小朵说,“过年也不休息?”

“无聊呗。”

“找个女朋友啊。”

“哎,身边没像你这样的。”

“那就找个比我更好的呀。”小朵说,“对了,我把新手机号给你,以后找我打我的新号码。”

“哈哈,是不是旧号欠费啊?”

“不是。”小朵说,“是代表着向过去告别。”

“哦?”

“S,我想我终于看清了我自己,终于知道我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开始和结束一段感情,其实都挺容易的,以前那样为难自己真是没必要哦。”

“是的。”S说,“小朵你说得对,是这样子的。”

“你要祝福我。”

“得寸进尺,雪上加霜。”S骂。

“嘻嘻,加的是大宝SOD蜜。”

“先申明,接下来我排第一了,再分手就该轮到我了。”

“乌鸦嘴!”

“好啦,”S发过来哈哈大笑的头像说,“祝福你,和你的爱人白头偕老,此生不渝。我去看你的稿子了,要是用不上我可要打你,你小心。”

说完,他的QQ暗下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从没见过面,小朵总感觉S是那种可以倾诉的人,一个值得信任的好朋友。这一点小朵有足够的把握。

一切就像S曾说过的一句文绉绉的话:“离着一个ID的距离,彼此温暖地注视。”

多好。

让小朵心安的是,蓝和小高最终还是参加了那晚的演出。并且,演出大获成功,南京各家报纸娱乐头条都是这样的消息:大学生自编自演舞台剧《爱你不如爱自己》,说尽都市人情爱的悲欢离合,赚了多少人眼泪等等等等……

还听说,蓝一下场就哭了,哭得稀里哗啦,最后连记者的采访都没法进行下去。

“去劝劝她吧。”小高过来求小朵说,“也不知道她吃错什么药了,抽风一样。”

“让她哭吧。”小朵说,“哭完了就好了。”

她没有去劝蓝。

友情其实和爱情一样,很多的时候,距离才可以让彼此更懂得。

刘唱不知道从哪里借来一个手提电脑,这样一来,小朵可以在家里写作和上网了。虽然是窄带,但总比去网吧要强了许多。刘唱偶尔也把小朵在杂志上发表的东西拿来看看,小朵却拼了命地去抢,死活不让他看。不知道为什么,刘唱盯着她的文字看的时候,她会觉得害羞。

“爱情还有个磨合的过程。”S说,“这个过程很美妙,你要学会享受。”

“你把自己弄得像个爱情专家。”小朵笑。

“怎么我不是吗?”S不服气地说,“我比你想像中要优秀得多,你不要看扁我。”

“那是那是!”

和S正Q得欢,门铃响了。是蓝,拎着一大堆吃的东西,朝小朵做出一个做作的微笑。

刘唱不在家,小朵把门打开,看着她说:“干吗呢,我可不收礼。”

“小气鬼。”蓝说。

“我根本就没生气。”

“对,小气鬼才生气。”蓝进门来,把东西往地上一扔说,“都过去啦!”

“什么叫都过去了?”小朵不明白。

“我跟小高和好了,我想通了。”蓝对小朵说,“爱情就是买菜,挑来挑去到最后只剩下烂叶子了,不如找准了就下手,至少还能弄个光鲜点的。”

“什么话呀。”小朵对蓝说,“不是我说你,你最近真是越来越不像话。”

“你还记着那天晚上的事吧。”蓝说,“真的是偶遇,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已经醉成那样了,我发誓。”

“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小朵恶狠狠地说,“要是刘唱你试试?”

“嘿嘿。”蓝说,“我可提醒你别得意得太早,就算我放过你的大帅哥,还不知道有多少学姐学妹对他虎视眈眈呢!”

小朵递给她一瓶饮料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求也求不来。”

“小日子过开了啊。”蓝转动着饮料瓶坏笑着说,“过两天就要开学,开学后回宿舍怕是住不惯了啊。你们有没有……呃……那个事实婚姻什么的?”

“去死啊!”小朵拿起沙发上的靠垫对着蓝没头没脑地乱打一气。蓝大声喊救命,好不容易才让小朵平静下来。

见小朵气得脸红扑扑的,蓝觉得好笑,于是说:“我知道刘唱是君子,逗你玩的嘛,那么认真做什么!”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小朵还在生气。

蓝赶紧转话题:“我说,叶好像真的挺不好的,我后来在‘蓝色沸点’又遇到过他好几次,每次都喝得烂醉如泥,谁都不认得的样子。你们相爱一场,你就真的袖手旁观?不会这么狠心吧!”

“不说他行吗?”小朵说。

“哎!不让说就是心里还有他。”蓝说,“小心我告诉刘唱去。”

“谁怕谁呀。”小朵说。

“得,天下人都知道刘唱怕你。这个骨头轻的,不提也罢!”蓝挽起小朵的胳膊,“走,咱们逛街去?”

“好!”小朵说。真是好多天都不逛街了,眼看着就要开学,好多东西要买呢。

可是她们刚刚走出家门,就看见系主任和两个警察迎面走来。走近了,其中一个警察口气严肃地问道:“你们谁是薛小朵?”

“我。”小朵说,不祥的感觉已经在瞬间罩上心头。

“有桩自杀案,我们想找你协助调查,麻烦你跟我们到局里去一趟。”

“谁?”小朵颤声问,“谁自杀?”

“叶庄。”警察说。

一听到这两个字,小朵的脸整个地暗下去,人像是失重了,忽忽往下掉没有知觉。一旁的蓝抓紧了小朵的胳膊,失声尖叫。

“他死了?”过了好半天,小朵问。

“今天凌晨。”警察说,“在他租的房子里,他开了煤气,服了过量的安眠药。我们接到报案进入房间的时候他已经死亡。”

“好。”小朵显得异乎寻常的冷静,“我跟你们去一趟。”

“等等。”蓝问警察,“我可不可以陪她?”

“可以,但要在外面等。”

就这样,蓝一直陪小朵到了警局。盘问的时间有些长,小朵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七点。她显得有些疲惫,但神情正常。蓝不见了,等在外面的人换成了刘唱。见小朵出来,刘唱一把把她搂到怀里说:“你饿了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小朵不露痕迹地挣脱了他。

刘唱并不介意,而是把她拉到摩托车边说:“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说完,他弯腰,从地上捧起来的竟是装在鱼缸里的小宠。

“你从哪里弄到的?”小朵惊讶地把鱼缸接过来。

“我想它对你一定很重要,所以接到蓝的电话后我就骑车跑了一趟。”刘唱说,“那里被封了,我好说歹说,才把小宠弄出来。”

“我想去他家看一下。”小朵抱着小宠。

“被封了,进不去的。”

“那我就在外面看看。”

“好吧。”见小朵执意要去,刘唱只好把小朵带到了那个小区。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人命案的缘故,整个小区显得特别冷清,行人表情严肃,来去匆匆。他们并没有走近那个房子,远远地看去,那个一楼的小单元显得特别寂寞,往左边走走,还可以看到后院里的荒草。那是叶和她曾经住过的地方,叶说过,如果她喜欢,可以把这里买下来。小朵还记得,那屋子里挂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个手拿风车的可爱女孩,还有叶买的粉色玫瑰,也许还在开放。一切都没有变,惟一不一样的是,叶不在了。

他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他没有留下任何的遗言。他们说,他亏空公款六十八万,畏罪自杀。

畏罪自杀。

这是多么让人绝望的四个字。

小朵想起蓝早上的时候还对自己说:“叶真的很不好,难道你就这样袖手旁观?”想起那晚,叶把头抵在蓝的胸前,血红着眼高声地喊:“过来过来,我们接着喝!”

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他,那是他留在她眼中的最后一个镜头。她曾经爱到骨头里的一个男人,她可以和他分离,可以不与他再有任何交往,可是她不能接受永别,尤其是,这种方式的别离。

太太残忍。

想到这一点,小朵忍不住悲从中来,胃里开始翻江倒海起来了,她跑到路边拼命地呕吐起来。

“走吧。”刘唱扶住她说,“你受凉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了。”小朵说,“我只想回去睡一觉。”

刘唱把小朵送回了家里,白天,刘唱寸步不离地守着小朵。晚上他要唱歌,就换成蓝。蓝端着一碗稀饭,用力拍着小朵的面颊说:“快起来,吃东西!”

“真吃不下,”小朵虚弱地躺到床上,闭着眼睛说,“一吃就要吐。”

蓝无可奈何地摇头。

“蓝!”小朵忽然从床上坐起来,抓住蓝的手臂说:“求你,帮我找个人,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她,我要跟她见一面!”

“好的。”蓝说,“只要你乖乖把这碗稀饭喝了,外星人我也找来给你!”

蓝没有让小朵失望,一天内,她就替小朵把事情办妥了。

“她这些天都没上班,我好不容易问到了她的地址和电话。她是叶总公司里惟一的女领导。”蓝对小朵说,“不过我恐怕,你不愿意见她。”

小朵迫不及待地接过蓝手里的地址条。一看纸条,小朵差一点就晕了过去!

天!

那竟是天天家的地址,一个小朵再也熟悉不过的地址。她曾经在那里住过好长一段时间,她曾经以为,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最美丽最善良的女人!她根本就想不到,她会和叶……

“难怪我第一次见她,就觉得她面熟,原来,我在医院里见过她和叶。”蓝说:“还有一件事我觉得奇异,今天我去找她的时候,你猜我看到了谁?”

“谁?”

“阿森。”

蓝说:“她的女秘书讲,这几天阿森都在找她。你说,她们怎么会认识?”

小朵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身上的伤口,那场发生在天天家附近的车祸如同电光火石一般闪过小朵的心头,刹那间,小朵什么都明白了。她慢慢慢慢地蹲下来抱住自己,冷到骨髓之后,她又吐了。

恶心的感觉无论如何也止不住,像是要把五脏六腑都统统吐出来才肯罢休。

“走吧小朵。”蓝把小朵扶起来说,“我陪你去医院看看,不管什么事情,身体好了我们再做打算!”

“我去天天家。”小朵努力地站起身来说,“现在就去。”

“看完病再去也不迟。”蓝劝她。

“是她逼死了他!”小朵不能控制地声嘶力竭地喊道,“六十八万,她控制他,六十八万一条人命,无论如何她要负责任!”

蓝慌乱地捂住她的嘴说:“不要瞎讲,小朵你不要瞎讲!”

“就是她就是她就是她!”小朵声泪俱下地说,“我真傻,蓝,我真傻,我被人家耍得团团转,我真傻……”

“好了好了。”蓝轻轻拍着小朵的背说,“别哭,乖,我替你约她出来见面。”

“别告诉刘唱。”小朵气若游丝地说,“这些事,我不想让他知道。”

“好的。”蓝说,“不过你得答应我,你要振作。逝者已逝,小朵,要爱自己,保护自己。你这样,相信也不是叶愿意看到的,你说呢?”

小朵点点头,抱住蓝,紧紧的。

她终于见到了她。

在老树咖啡的包厢里,她与她对坐。

有人死了,有她爱过的或是爱过她的人死了,可是她还是老样子,美得那么的不动声色美得那么的吸引眼球如同什么事都不曾发生。

小朵开门见山地说:“我只想知道为什么?”

“他咎由自取。”她说,“我一次次替他补漏洞,他却一次次再犯。”

“你乱讲!”小朵呵斥她说,“叶不是那种贪财的人!”

“你们究竟了解多少?”她问。

小朵被她问得愣住了。

“他有多少情人你知道吗?他每天要花多少钱你知道吗?他最喜欢抽的烟是什么牌子?喜欢穿的衣服是什么牌子?他心里的渴望和焦虑呢,你又知道多少?”天天妈妈咄咄逼人地问完以后,替自己点了一根烟,又不屑地加上一句:“你只是个孩子而已。”

小朵咬咬牙说:“我会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警察。”

“随你。”她吐出一口烟,很泰然地说,“你有你的权利。”

“你不怕吗?”小朵问她。

“不怕。”她神色安然地说。

“为何?”

“因为你远远不是我的对手。”

小朵绝望地说:“叶就是这样败在你手下?”

“爱是一场战争。”她凄然一笑说,“不过,这种战争往往是没有结局的,就算到了最后,也很难判定谁输谁赢。”

“他跟我承认爱上过你。”小朵说,“就算他犯了错,你为什么非要逼他走绝路?”

“你错了,我没有逼他。”天天妈妈说,“我说过了,这是他咎由自取。”

“他爱过你,因为你,他跟我分手……”小朵痛苦地说。

“你又错了,他没有。”天天妈妈说,“他爱的,只有他自己。”

“你真没有心。”小朵绝望地说。

她笑:“是吗?真这样多好。”说完,她站起身来,打开门招呼小姐买单。然后她走回到小朵身边,俯身对她说:“小姑娘,无论如何,我祝你幸福。经过这一切,下次玩爱情游戏的时候,会更得心应手一些。”

小朵哗地一下站起来,推翻了桌上的两个杯子,在她离去之前愤然离去。

见小朵走出来,等在门口的蓝连忙迎上来,问她:“这么快就好了,怎么样?”

小朵摇摇头一句话也不想说。没错,她说得对,她不是她的对手。现在不是,将来也不是,永远不会是。此番见面,小朵已经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答案,叶输得可悲,却也是玩火自焚,不值得可怜。

这是他的劫数。从开始的第一天,就注定了这样的结局。

蓝终于说服小朵,把身体虚弱的她带到了医院。检查的结果却犹如晴天霹雳,是小朵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

她怀孕了。

蓝拿着化验单,咬牙切齿地说:“这个刘唱也太不小心了!”

小朵眼前发花,双腿发软。

蓝抱抱她说:“没事的,亲爱的,我试过,只是疼一下子,很快就好,我们这就做,我来打电话给刘唱。”

小朵按住蓝的手。

“怎么了?”蓝说,“这事不应该让他知道吗?”

“我自己跟他说。”小朵说,“现在我们回家,好不好?”

“好吧。”蓝说,“也好,你们商量一下,我们明天再来。”

回到家里,刘唱还没有回来,电脑开着,上面是他的留言:“亲爱的,我今晚要唱两场,晚些回,你自己早点睡。”

“你看刘唱对你多好。”蓝说,“真让人羡慕。”

小朵关掉电脑,梳洗完毕后躺到床上,对蓝说:“你先回吧,我没事了。”

“好吧。”蓝说,“跟他不要吵,我明天一早来接你。”

“不吵。”小朵说。

当然不会吵,因为小朵心里清楚地知道,这个孩子和刘唱无关,她和刘唱之间,根本就不是蓝所想像的那种。算起来,他们不过只是有限的几个吻而已。纯白美好到让人嫉妒。

孩子,应该是叶的。

大年三十那个晚上,叶进入小朵身体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措施。

所以,这是叶的孩子,叶的。

叶走了,留下了他的孩子。

这是爱情曾经来过的惟一凭证。

也是除了小宠之外,叶留给她的惟一纪念。

小朵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想:如果生下他来,他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和叶一样,有好看的眼和好看的嘴唇,或者是和罗嘉良一样的微笑?

电话在深夜里尖锐地响起来。知道自己新号码的人不多,小朵以为是刘唱,接起来竟是S。

“小朵。”S说,“你好吗?”

小朵咬着嘴唇不作声。

“这些天在网上都没见到你。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你很不好,你告诉我,你好吗?”S在电话那边的语气特别的温柔。

小朵对着电话痛哭失声。

“我在南京。”S说,“刚刚到的。怎么样,要不要见我?”

“好。”小朵说。

也许,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在没有想清楚之前,除了离开,小朵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她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在去见S前,悄悄地来到“SUN”的门口。站在一扇开着的窗外,可以清晰地听见刘唱的歌声,那是一首邓丽君的老歌:GOODBYEMYLOVE我的爱人,再见,GOODBYEMYLOVE,相见不知哪一天……

小朵靠着雪白的墙,泪如雨下。

再见,我的爱人,请相信我是爱你的。

只是,这是我们不得不面对且躲也躲不过的分离。

再见,我的爱人,相见不知哪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