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小说

第十一章 爱,被爱

作者:饶雪漫2019-05-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直达底部

初一的午后,雪停了。

阳光长驱直入,惊醒了小朵的梦。她这才发现其实也不全是梦,躺在地板上的刘唱不知何时滚到了她睡的床边,竟然一直握着她的手在酣睡!

他睡得很香,嘴角甚至带着微微的笑意。小朵轻轻地把他的手拿开,蹑手蹑脚地爬起来,穿过客厅来到浴室,很随意地梳洗了一下,就带着自己的小包出了门。

天气不错,空气很好。有只鸟孤单地飞过挂满白雪的树枝,转眼不见踪影。小朵忽然想起一句歌词:没有一只鸟飞过,过问这破碎的别离。那应该是刘唱唱过的一首歌,凄美苍凉,如诗般的歌词唱尽爱情华美的外衣下一切的千疮百孔。

被刘唱握了一夜的手还留着隐约的温度,小朵下意识地把手揣进大衣的口袋里,像是怕那温度会突然消失一般。由于这一带离学校很近,她轻车熟路,很容易就找到了附近的超市,买了一大堆的食物和日用品。因为东西太多,拎不动,就打了个车回去。司机替她把东西放进后备厢,打趣地说:“像你这样初一购年货的人可不多哦。”

小朵笑:“像你这样初一工作的人也不多呢。”

“养家口呀。”司机拼命打着呵欠,骂老婆逼着他开早晚两班,简直不是人。

“早晚两班?”小朵惊讶地说,“那还要不要休息啦?”

“本来车子晚上租给人家开的,那个人回家过年了,车子在家闲着可挣不来钱。”司机摇摇头说,“累了就在车上睡会呗,总比回家听她念经要舒服。”

“你们爱过吗?”小朵问司机。

司机被小朵问得一愣,摇着头笑笑说:“我还真想不起来了。”

又补充说:“你是大学生吧,大学生就是浪漫。”

小朵的心尖锐地酸楚起来,这就是爱情的真相,不是吗?就算自己能和叶结婚,生子,那又怎么样呢?等到有一天彼此都厌倦了,这份爱情到底该如何收场?

手机挂在胸前,但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不知道叶现在是不是已经回到了家,看到她的离去究竟是松了一口气还是焦急万分。还是不要去想的好,小朵安慰自己说,也许这一切真的已经过去了。这些日子以来拼命回首和拼命挽留的,或许早就不是自己想要的,舍不得,也只是因为不甘吧。

这样也好,不是吗?

想通了,心情也稍许快乐了一些,肚子也开始觉得饿,甚至开始盘算回去后可以做些什么东西来吃。

路近,车很快就到了家门口。小朵把东西拿下车,谢过司机正打算进门,就和急吼吼往外冲的刘唱撞了个满怀。

“嗨!”小朵说,“你干吗去?”

“你去哪里了?”刘唱一把抓住小朵,眼里像要冒出火来。

“去觅食呀。”小朵拎着两个大口袋一边往里走一边说,“你这里什么也没有,像个难民营,我可不想陪着你喝西北风。”

“你出门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刘唱替她把东西接过来,闷声闷气地问。

“你不是在睡觉吗?”

“那你怎么不开手机?”

“忘了。”小朵说。

刘唱喘着气:“姑奶奶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又跑掉了。”

小朵看着刘唱,过了半天吐出两个字:“傻样!”

“我是傻了。”刘唱傻傻地说,“你要是再跑掉,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我跑跑试试?”小朵觉得他的样子很好笑,于是故意气他。

“你敢!”刘唱对着她吹胡子瞪眼睛。

小朵放下手里的袋子,转身佯装要走,其实是因为屋外还有东西,她想去把它给拎进门。没想到还没走出一步,就被刘唱猛地一把拖进怀里,抬起她的下巴,不由分说地吻住了她的唇。

刘唱的吻是那样的激烈和火热,辗转恍如一个世纪那么久。这突如其来的吻让小朵完全失去了思想,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刘唱终于放开她,近乎孩子气地说了一句:“现在好啦,生米终于煮成熟饭了。”

小朵猛地一下推开刘唱,跑进洗手间,把门关了起来。

她居然,让他,吻了她!

“噢,别这样啊。”刘唱急得在外面拍门说,“你要是觉得吃亏了,大不了你出来我让你吻一下好啦,行不行?”

小朵在里面不吱声。

“喂!”刘唱把门拍得震天响说,威胁她说:“你再不开门我可撞门啦!”

小朵猛地一下把门给拉开了,这倒是刘唱没想到的。见小朵盯着他看不做声,刘唱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举起双手说:“我认罪,我认罪。”

“做饭去!”小朵吩咐他说,“我都快要饿死了!”

“喳!”见小朵不生气了,刘唱高兴地奔进了厨房,可是不到一分钟他就又奔了出来,非常认真地问道:“请问煮饭是用开水还是凉水?”

“你平时吃什么?”小朵问他。

“我平时喝酒就行了。”刘唱说,“饿了酒吧有快餐吃。”

结果,那顿饭是小朵做出来的,一盘青椒肉丝,一盘土豆丝,一盆西红柿蛋汤,看上去有红有黄有绿,还挺诱人。

刘唱夸张地扑到桌子面前说:“真香,我胃都跳出来了!”

小朵解开围裙,在桌子前坐下说,“不好吃我可不管,我也是第一次做,以前都是看人家做来着。”

“敢情我吃的是你的处女秀啊!”刘唱瞪大了眼,“哎哟,小生我可真是荣幸之极啊!”

“胡说八道什么呢!”小朵重重地拍了刘唱一下说,“洗手吃饭!”

“你打我了!”刘唱说。

“打你怎么着,谁让你胡说八道!”

“哈哈,你打我了!”刘唱高兴地一拍手说,“打是亲骂是爱你没听说过吗?”

小朵站起身来,当机立断一脚就踹到了刘唱的腿上。

哪知道刘唱更乐了:“哈哈哈,我后面一句还没说出口呢,打是亲骂是爱,踹你一脚最实在!哈哈哈!”

刘唱真是乐得不行了,好不容易笑完后,把哭笑不得的小朵搂到怀里,温柔地问道:“你告诉我,我是不是搞定了?”

小朵不说话。

刘唱就得寸进尺:“你愿不愿意给我做一辈子的饭?”

“不愿意。”这回倒是答得干脆。

“那就我学吧。”刘唱一副挺能让步的样儿。

“也不行。”

“那就保姆做!”刘唱下定决心地说,“咱俩生一儿一女,对坐着搓麻将,多好的日子,你说是不是?!”

“我们会吵架。”小朵说。

“吵就吵呗。”刘唱说,“不是刚说了吗,打是亲骂是爱。”

“我们会厌倦。”小朵说。

“不会。”刘唱说,“我最擅长的事情就是搞搞新意思。”

“我们会老到爱不动。”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们也会恨不动。”刘唱说,“所以这并没有什么关系。”

“我还是怕。”小朵说。

“怕什么?”

“怕我已经爱上了你。”

“傻丫头。”刘唱伸出一根手指,在小朵的唇上轻抚了一下说,“爱就爱呗,爱上我这样的大帅哥,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忘掉他。”小朵靠在刘唱的胸前,低声说,“求你,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好的。”刘唱说,“我可以给你整整的一生。”

“肉麻。”小朵嗔怪着从他怀里挣脱,回到桌边坐下说,“快吃吧,不然饭菜该凉了。”

刘唱挟起一筷子青椒肉丝往嘴里一放,嚼了半天后皱着眉说:“这肉被我传染了,好像也有点麻。”

“呀!”小朵说,“我会不会花椒放多了?”一面说一面也自己夹起一筷子来尝。

“这么没有幽默感怎么做我女朋友啊。”刘唱哈哈大笑说,“看来我也需要一些时间来好好考察考察一下你!”

“臭美!”小朵气哼哼地骂。

“你生气的样子真是风华绝代,让人百看不厌啊!”刘唱盯着小朵的脸说。

“肉麻!!”这回是两个人齐声大叫。然后齐声大笑。

“你看你看!”刘唱又臭美说,“跟着我,起码多活一百岁!”

那晚,小朵陪刘唱去“SUN”。因为不远,所以步行。还没走出十步远,刘唱起码就问了三次:“你冷不冷?”

“被你问冷了。”小朵没好气地说。

“要的就是这效果!”刘唱说完,笑嘻嘻地搂住了小朵。

小朵也不挣扎,两人踩着地上快化的积雪慢慢地朝“SUN”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小朵站住不肯走了。刘唱笑笑,了然于胸地松开小朵。正在这时,一个人从酒吧里冲出来死死地抱住了小朵:“哈哈,是我啊是我啊!”

是蓝。

“我回来啦!打你手机关机,没想到你们在一起!看来我这些天不在,错过了很多新闻哦。”蓝一面说一面朝着刘唱眨眼睛。

“不是说明天回来吗?”小朵问蓝。

“他们家没劲,所以今天就回来了。”蓝对刘唱说,“剧团明天才提供食宿,今晚我们去你那里将就一夜可好?”

“没问题。”刘唱说,“睡地板。”

小朵拿眼睛瞪刘唱,刘唱就说:“你瞪我也没用,家里就一张床,她不睡地板睡哪里?”

“我倒。”蓝想入非非地说,“宇宙飞船的速度也没你们快。”

小朵不理会他俩往里走。蓝的男朋友小高理了发,显得特别精神,见小朵进来,向她举起手里的酒杯:“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小朵也在吧台边的高脚椅上坐下来。服务生认得她,很快递上一杯热开水。

“讨个秘方。”小高凑近了,神秘地对小朵说。

“啥?”

“你那死党有无死穴?”小高说,“我三番五次制不住她。”

“你想干吗?”小朵不明白。

小高说:“她做事老不按牌理出牌,我头疼至死。”

“哈哈。”小朵笑,喝口热水说,“这正是美女蓝的特点,也正是她吸引人的地方,你难道不知道?”

“吃不消。”小高直摇头。

小朵看看坐在远处不肯走近的蓝,心下明白了好几分:“吵架了?”

“哪天不吵。”小高说,“大年三十,她当着我父母就跟我舞刀弄棒,真郁闷。”

“呵呵。”小朵笑,“那你就持枪开炮,看谁狠过谁。”

“我不敢。”小高说。

瞧,这就是爱情,一物降一物。是哪个作家说过,在爱情戏里,永远都是主角最累,配角最伤,小朵在心里粗鲁地想,这话真TM经典。

刘唱开始唱今晚的第一首歌,有人点播的,刀郎的《情人》。声音嘶哑的刀郎走红仿佛是一夜之间,这个世界有很多人走红好像都是一夜之间。这倒真有点像爱情,仅仅一个日出日落,就全然变了模样,惊喜也好,痛苦也罢,一样的不可思议无可逆转。

你是我的情人

像玫瑰花一样的女人

用你那火火的嘴唇

让我在午夜里无尽的销魂

你是我的爱人

像百合花一样的清纯

用你那淡淡的体温

抚平我心中那多情的伤痕

……

完全不同于刘唱以往的深情,唱得酒吧里每一个人情绪高昂。电吉他手兴奋起来,在台上左右乱跑。小高把脚放到吧台上,用力地跟着哼哼,蓝在小朵耳边咂嘴说:“你瞧你瞧,我都跟了个什么样的俗人!”

“可别这样。”小朵说,“后天就要公演,你们还要在舞台上当众眉来眼去呢,保持状态保持状态!”

“要不是这样,真想今天就跟他说BYEBYE。”蓝说,“我他妈一秒钟也受不了他了。”

结果,蓝还是没有等到公演,不过没沉住气的并不是蓝,而是小高。那晚回到刘唱租的房子里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小高喝得有点高,走路都打飘,一进门扑到客厅的沙发上就动弹不得了。

小朵和蓝梳洗完毕后进了里屋,小朵对蓝说:“外面没暖气,被子也不够,他那样睡会感冒的,你把他叫醒了让他睡里面地板上来。”

“美得他,”蓝高声说,“有个地方给他住就不错了!”

“你说什么?”小高听见了,在沙发上把头抬起来高声问:“你丫说什么!”

眼见蓝要发作,小朵连忙拦住她,低声说:“好了,大过年的,少说一句。”

“你们进去睡!”刘唱也过来打圆场,“把门开着就是了,这房子不大,门窗关好暖气也应该够使的。”

没想到小高却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朝着蓝冲过来,嘴里喊着:“你说什么,你丫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小高一定是酒壮人胆,他平日里对蓝都是百依百顺,蓝哪里见过他这种红了眼的架势,反过来有些心虚,于是摆摆手,大度地说:“算了,你喝高了我不跟你计较,我困死了,明天再跟你说。”说完,打着呵欠往里走。小高却并不罢休,而是一把扯住蓝的胳膊说:“困死了也不许睡,不说清楚今天谁也不许睡!”

“干吗呢,哥们儿。天不早了,小姐们要休息,睡觉睡觉!”刘唱试图拖开小高。

“你倒是会心疼女人啊!”小高甩开刘唱,指着自己的头大喊起来,“我说刘唱,你行啊,一个情人,一个爱人,你左搂右抱一个也不放过!你看看我头上这绿光,都可以照亮十条大街了!”说完,他开始拿腔拿调地唱:“你是我的情人,像玫瑰花一样的女人……”

蓝扑过去,给了小高响亮的一个耳光。

蓝真的是下了狠手,“啪”的一声过后,小高的歌声停了,嘴角浮起一丝让人毛骨悚然的微笑,在静得像要凝固的空气中,他朝着大家潇洒地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转身走了出去。他的脚步是那样的稳健有力,一点也不像喝醉酒的样子。

“见笑了。”过了半晌,蓝说。

“睡觉吧。”小朵说,“我撑不住了。”

说完,小朵走到床边,倒下去,闭上了眼睛。

半夜的时候,小朵好像听到蓝在说话,她在小朵的耳边说:“你爱的,爱你的,一生一世,纠纠缠缠,怎么可以分得清?小朵啊小朵,这些情债我们到底该如何去还?”

醒来的时候,蓝已经不在,刘唱在给他的木吉他换弦。

小朵问刘唱说:“她走了?”

刘唱点点头。

“她不会有事的。”小朵说,“她会很快就忘掉。”

“那你呢?”刘唱问。

小朵笑:“我想我也会。”

刘唱的弦换好了,手指在吉他上轻快地弹拨一下,也笑:“这才是我的小朵。”

不过,让刘唱和小朵都没有想到的是,蓝和小高双双玩起“人间蒸发”的游戏,竟然都没有参加初二晚上的彩排!

校长得知这一消息当时就懵了。系主任暴跳如雷。一千张票出去了,市里的领导好不容易百忙中答应来了,新闻记者也都要来。排了这么长时间的好戏就要上演,男女主角却找不见了,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找!”半夜十二点,系主任在“SUN”门口对着刘唱和小朵大喊大叫,“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们!”

“我看不行就报警吧。”刘唱正儿八经地说。

小朵直掐他的胳膊。

“再不行我和小朵上,”刘唱说,“咱俩就手艺生点儿,形象也不赖。”

“都节骨眼上了还在这里嘻嘻哈哈的。”系主任沉着脸说,“一点儿责任心也没有,明天要是不出场,他们俩就被开除定了!这事儿还能开玩笑?”

小朵吐吐舌头跑到旁边给蓝拨手机,仍然是关机!

再打小高的,也是关机!

“怎么办?”刘唱过来低声说,“老头子好像快疯掉了。”

“听天由命呗!”小朵向刘唱伸出手说,“把你的手机借来。”

“干什么?”刘唱不明白。

“别管。”

小朵接过手机,背对着刘唱一个字一个字地发了一个短消息给蓝:“开机请速和我联系,我们都很担心你。”

蓝的电话在一小时后打了过来,一听就知道她喝得够多了,她在电话里对刘唱说:“我要找小朵,找小朵。”

小朵把电话抢过去,蓝说:“我喝多了。”

“蓝!”小朵很生气地说,“你不可以这样,快告诉我你在哪里,我们来接你。”

“什么叫不可以?”蓝说,“我告诉你,有人比我喝得更多。我在蓝色沸点,你来吧,来了就知道了。真是有意思,有意思……”

小朵和刘唱放下电话就朝“蓝色沸点”赶去。“蓝色沸点”是市里最大也最豪华的酒吧,都市白领常去的地方。小朵和刘唱进去后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蓝,正要打电话的时候只见那边角落里有人尖叫起来:“小朵,小朵,我在这里呢!”

是蓝,手臂举得高高的,手里还握着酒杯。一个男人一只手端着酒,一只手搂住她的腰,把头埋下来抵在她的胸前。蓝的脸上是妩媚动人的笑容。

小朵和刘唱同时止住了脚步。

因为那个抱着蓝的身影,小朵只用瞄一眼就会认得。她忽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站都站不住。

“我们走!”刘唱拉住小朵就往外去,蓝却挣脱叶跑过来,拦住小朵和刘唱说:“怎么了,不是找我吗,不玩一会儿?”

“你知不知道你让人恶心?!”刘唱看着蓝说。

“不知道。”蓝看着叶一字一句地说,“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好恶心的。”

叶跟着追了过来,他早就喝得烂醉,他连小朵都认不出,只是拉住蓝喊:“过来过来,我们接着喝!”

“偶遇!”蓝笑着对小朵解释说,“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就这样了。我真的觉得很好笑,你看小朵,我们总是错位,是不是?”

“学校在找你,你明天有演出别忘了。”小朵冷冷地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蓝色沸点”。

刘唱紧跟着她出来,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好长时间都没说话。

终于,刘唱追上去,拉住小朵说:“他喝太多了,要不,我们一起把他送回家?”

小朵站定了,她对刘唱说:“你听好了,我和那个人,再也不会有任何关系。”

刘唱咧嘴一笑说:“说实在的,这话我可真爱听。”

“还有更爱听的想听吗?”小朵问刘唱。

“说说看?”

“我爱你。”

“你……”

“我爱你,刘唱。”小朵说完,转身就跑。刘唱差不多在原地发了两分钟的呆,这才想起来拔腿去追。好不容易追上了,紧紧抱进怀里,就再也不愿意松开。

“我们会不会分离?”小朵问。

“不会。”刘唱说,“我永远都不会让你离开我。”

“你会不会伤我的心?”

“不会。”

“如果我伤了你的心呢?”

“我会原谅你。”

“如果你说话不算数呢?”

这一回,刘唱并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小朵在黑夜里亮晶晶的眼晴说:“亲爱的,你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我决定让你住嘴!”

说完,他低下头来,吻住了小朵。

漫天的星星,在夜空里舞蹈,不肯休息,永不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