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小说

第九章 伤

作者:饶雪漫2019-05-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直达底部

叶扶着小朵走出宿舍,小朵的手里捧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缸,里面装着一天到晚游泳的小宠。

玻璃缸很别致,是刘唱买的。为了买它,刘唱花了整整一个下午。还记得那一天,雨下得很大,差不多半身湿透的他气喘吁吁地跑进小朵的宿舍,把小宠细心地放进已经装满水的玻璃缸,高兴地一拍手说:“好啦,咱现在有家啦!”

那神情,就像一个天真的孩子,竟令小朵有些怦然心动。

宿舍里的一女生取笑他说:“刘唱,追女生也没见你这么奋不顾身的,为条鱼弄得自己像落汤鸡。”

“你这就不懂了吧!”刘唱嘻笑着说,“这叫苦肉计,我也不是没伞,故意不打!”

“别贫了。”小朵递给他一条干毛巾说,“快擦擦,小心感冒。”

“瞧!”刘唱对着那女生说,“这招奏效了不是?”

弄得小朵哭笑不得,说什么好像都不是,只好弯下腰来用手指隔着玻璃缸去逗小宠。刘唱则在小朵的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说:“好啦,跟你的鱼慢慢亲热吧,我要唱歌去喽。”

在外人看来,这是一个很亲昵的略带暧昧的动作,不过奇怪的是,小朵并不觉得反感。刘唱对于她,已经越来越像一个熟悉的朋友,甚至于,一个亲人。

只是这些感觉,对他无从谈起且永远不能再谈起。

叶把小朵抱得很紧。小朵就这样依偎着他,双手捧着小宠,走过刘唱的身边,一直走到女生宿舍的外面,阳光让她的眼睛觉得饱胀和生疼。

蓝替小朵背着手提电脑,拎着行李跟在他们的身后。走了两步,回头对刘唱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回去吧回去吧,别管他们了。”

刘唱站在原地,并没有动。

蓝就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然后加速了步子,走到小朵和叶的前面去。

“真没想到,你把它留下来了,还有那台电脑。”叶指着小宠说:“我后来也回去过一次,可惜门锁换了,按半天门铃也没人开门,只好作罢。”

“我那天去得巧,他们正在搬东西。”小朵说。

叶紧紧地搂了搂小朵的肩以示抱歉。

走到学校的大门口。小朵惊讶地发现叶竟然开了一辆白色的跑车,而且是新车。蓝看到车,脸上的表情也很古怪。叶打开后备厢,把蓝手里的东西都接过来放进去。准备扶小朵上车的时候蓝喊起来:“等等等等!”蓝把小朵一拉,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叶说:“借一步说话可好?”

叶微笑,点点头,先行坐到车内。

蓝把小朵扶出几步,轻声问她说:“可是真想好了,真的跟他走?”

“嗯。”小朵说。

“其实吧,我也理解。不过我看他的样子真的蛮难过。你知道吗,他都答应SUN的老板春节的时候不回家,留在这里驻唱,就是为了陪你。你看现在……”

“别说了,”小朵打断她说,“我不值得他为我付出这么多,有机会,你替我好好劝劝他。”

“你担心他?”蓝问。

“他是我们的朋友。”小朵迎着蓝的目光说,“难道不是吗?”

“那好吧。”蓝拍拍她的面颊,“有什么事情,记得打我的电话。”

小朵轻轻抱了抱蓝。

“别这么腻啦。肉麻!”蓝笑着推开她,“好好享受你的爱情去吧。”

刚刚考完试,校门口全都是拖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准备离校的学生。叶的新车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有人开始对着小朵指指点点,小朵清晰地听见一个路过的女生在说:“那个好像是刘唱的女朋友。”

“快上车吧,快上车!”蓝替小朵把车门打开,一边扶她进去一边大声对叶说:“她伤还没完全好,你要照顾好她啊。”

“遵命。”叶冲着蓝扬扬手说,“保证完成任务。”

蓝替小朵带上车门,车子开出不到一分钟,手机里就传来她的短信:“亲爱的,虽然有些担心你,可是我还是要祝你幸福。乖乖的,照顾好自己。”

小朵回:“嗯。愿所有的伤都会慢慢复原。”

回完后偷偷地转头看叶,发现好像他并不在意,正在专心开车。

叶的车开得不错,小朵知道他拿到驾照已经很多年了,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一辆自己的车。那时候电视上只要是有介绍新车的节目,他准会坐直了身子眼睛不眨地从头看到尾,对所有车的价格和性能均了如指掌。

“是你的车吗?”小朵问他。

“还行?”叶并不正面答她。

“你喜欢就好。”小朵说完,把眼光投向窗外。雪已经停了好多天,阳光照在树枝上,带给人一种春天已经来临的错觉。叶也不再说话,就这样一声不响地把车开到了一个公寓楼前停下了。

“一楼。”叶把小朵从车上扶下来说,“考虑到你不能爬楼,为租这个房子我可没少费工夫。”

“你的房子呢?为什么卖掉它?”小朵站定了问。

“进去再说吧。”叶说,“进去看看你喜欢不喜欢。”

叶扶小朵进了门,吩咐她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别乱动,自己到车上去拿行李和电脑。小朵环顾四周,发现公寓并不大,但是干净,墙上挂着一幅照片,照片上是个女孩,手里拿着一个旋转的风车,长发。脸上的笑容甜美而清澈。

叶见她盯着那幅画看,就说:“这是以前住这里的女孩,回头我把你的照片挂上去。”

“不用。”小朵说,“我挺喜欢这张照片的,就让它挂着好啦。”

“这房子只有三年的房龄,主人出国了。”叶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对小朵说,“我付了她三年的房租,你要是喜欢,也可以买下来。”

“我喜欢以前的地方,为什么要卖掉它?”小朵坚持问。其实这个答案并不重要,小朵在意的是这个答案背后所隐藏的那个答案。

关于叶的离开,实在不好直接问出口来。

叶在小朵的旁边坐下,揽过她的肩,低声说:“你听我说小朵,前阵子,我遇到了一些麻烦。不过现在,麻烦已经过去了。你看,我还买了新车,手头也余了一些钱,很快就可以买房子了。要是不喜欢这里,我们就去看新房,给我点时间让我们慢慢来,好不好?”

“是……很大的麻烦吗?”小朵有些艰难地问,“麻烦到不能跟我讲,麻烦到一定要卖房子?”

“麻烦到你想像不到的麻烦。”叶摸摸小朵的长发,“不过现在都过去了,你放心,我再也不会让你受苦。”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呢?”小朵轻声地叹息。

叶用手扳过小朵的脸来,让她的眼睛看着他的。一字一句地对她说:“我发誓,这些天,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你,看在我所受的折磨一点也不比你少的份上,你可不可以原谅我这一次?可不可以?”

在小朵的眼泪掉下来之前,叶俯身用唇堵住了它。这是小朵久违的气息和温柔,令她羞涩疼痛却又无力抗拒的爱的狂风暴雨,足以摧毁这些日子以来因委屈和不满堆积起来的所有的防备和坚持。

爱情是一场注定的潮水,而自己就是一叶随时等待靠岸的小舟。潮去潮来,随波逐流,载沉载浮,在劫难逃。

在劫难逃呵。

“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叶轻声说,一面说一面已经伸手在解小朵的衣衫。

“不要!”小朵想躲,可是被困在叶的怀里,怎么躲也躲不开。

“不许动!”叶已经是命令的口吻。

和叶谈恋爱多时,不是没有过亲密接触,但此时的小朵不想。那个丑陋的伤痕,无论如何也不想让叶看见,无论如何也不可以。

谢天谢地,就在此时,小朵的手机响亮地“滴”了两声。应该是短消息。小朵轻轻地推开叶,把手机拿出来看。是S的彩信又来了,一个美丽的小姑娘坐在月亮上,像是荡秋千的样子,旁边的字是:终于考完了,爽飘啦。

小朵忍不住笑。

叶把她的手机拿过来说:“让我看看是什么?”

“是北京的一个编辑。”小朵说,“他刚买的彩信手机,没事儿就给我发彩信,挺好玩的。”

正说着呢,“嘀嘀”声又响起。这回传来的图像是两个小人儿在狂扁另一个小人,旁边的字是:“小样儿,让你不回彩信!”

小朵更是乐了,拿过手机来刚要回,叶却把手机抢过去说:“好了,不许回!”

“干吗呢,”小朵说,“还我啦。”

“吃醋呗。”叶把手机扔到一边,微笑着揽过小朵说,“放任你自由这么多时日了,现在得管着你一点儿,不然你飞走了我哭都来不及。”

“乱吃飞醋。”小朵指着放在茶几上的手提电脑告诉叶,“这人可帮过我不少忙,你看看这台电脑,要不是他借给我五千块钱,还不知道现在流离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是我不对。”叶说,“明天就把这五千块钱还上!”

“没事啦,”小朵说,“我自己可以搞定的。”

“骂我咧?”叶用额头抵着小朵的额头,轻声说,“从现在起,我会照顾好你。让我来替你承担一切,好不好?”

小朵把头靠到叶的胸前,喃喃地说:“我有些怕。”

“怕什么?”

“怕你会再离开。”

“其实我比你更怕。”叶说。

“怕什么?”

“怕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叶的声音竟然有些发颤。

“噢,叶。”小朵转过身看着叶的眼睛,撒娇抗议说,“你太坏,这些天我已经哭得够多了,你不可以再说这些话来惹出我的眼泪了!”

“那么答应我两件事好不好?”叶用认真的口吻说。

小朵被这种认真的口气弄得有点紧张,她有点紧张地等着叶开口。

“第一件,请不要再追问我为何会离开你这一阵子以及这些天我都做过些什么,因为这个问题只会让我觉得难堪。”

“好。”小朵想了想,重重地点头:“那第二件呢?”

“第二件,离开他。”

“谁?”小朵问。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叶说,“他对我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你真的误会了……”小朵明白他指的是刘唱,刚想要辩解,叶却打断她说,“男人有男人的直觉,就算是我自私吧,你只需告诉我答应还是不答应。”

“那……好吧。”小朵点点叶的鼻子说,“你知道吗,我现在好有成就感哦,认识这么长时间,你好像从来都没有这么在乎过我哦。”

“我现在改过还来得及?”叶一本正经地问。

“那要看你改的程度如何啦。”小朵俏皮地答。

“我一定好好改造,争取党和人民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小朵的宽恕。”叶说完,举起左手发誓,然后他低下头来,把唇印在小朵的额头上,温热的,久久的。

就这样,叶再次进入了小朵的生活。不知道是不是“失而复得”的缘故,叶对小朵真的是宠爱有加,什么事情也不让她做,他回家再晚,也是他买菜烧饭,完了还涮锅洗碗拖地,忙得一头汗也毫无怨言。

小朵看着叶叹气说:“你完啦。”

“什么完了?”叶把一片苹果塞到小朵的嘴里。

“你把我宠坏了。”小朵咬着脆生生的苹果说,“从此要做一辈子的佣人啦。”

“想得美!”叶拿着水果刀恶狠狠地说,“你现在是非常时期,等你伤好了,就轮到你慢慢侍候我。”

“我要是不肯呢?”小朵说。

“那我的刀可就不客气了!”叶再次把刀举起来,黑社会一样地问:“你怎么说?”

小朵笑倒在沙发上。

叶把小朵拉起来,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说:“这里是两万块,你把买电脑的钱住院的钱都还掉,快过年了,咱可不能欠着谁。”

“上次你给我的还没用呢。”

“那些钱你留着零花。”叶财大气粗的样子。

“你会不会有难处?”小朵说,“我自己慢慢来也没问题的。”

“再不接我K你!”

“555555,”小朵只好接过钱说,“我现在就欠你一个人的了。”

“要不你还能欠谁?”叶有些得意。

看叶凶凶的样子,小朵抢先拿起叶放到桌上的水果刀说:“叶同志,你给我小心点,别以为我欠了你你就能对我怎么着!”

“是是是。”叶连忙举双手投降。

第二天,叶上班去了,小朵到小区外面不远处的银行把钱分别汇到了S和蓝的账上。好久不出门,终于能独立行动了,这才感觉到做一个健康的人是如此的美好。从银行回来的路上,小朵给S发短消息说:“钱还到你卡上了,没利息。”

“我倒。”S说,“这么快就还了?我还指望用这债逼你给我写稿写稿写稿呢,你怎么这么多天不上网?”

“我现在住的地方上不了网。”

“借口,纯属借口。春节前弄不到好稿我这年怎么过,你就可怜可怜我这个小编吧。”S发完这条短信又来一条彩信,一张痛苦不堪的脸,额头上全是皱纹。

“好啦,春节前一定交你一篇。”小朵承诺他他才罢休。

回到家里,小朵又打电话给蓝,告诉她钱打到她卡上了,请她替自己还给刘唱。

蓝一接到她的电话就尖叫:“死丫头,你这一走就不来个信儿?我告诉你,钱还了,这份情债你也还不了。你知道吗,你跟叶走的那天,刘唱在酒吧喝闷酒,喝完了就唱歌,唱到半夜三点,嗓子都唱哑了,谁不让他唱他跟谁急。我打过你好多次手机,结果你这些天都关机。”

“对不起呵。我不知道你找我。”

“你跟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跟他说去啊。”

“有没有搞错,我又没有对不起他。”听蓝那么大声,小朵也不由自主地对着听筒喊起来。

“说得也是啊。”蓝叹息说,“感情上的事情永远也没有对和错,怎么样,你和叶还好吗?”

“还好。”小朵说,“他现在挺迁就我的。”

“他一定觉得挺对不住你的。”蓝说,“趁着他现在气焰低,你好好收拾他几次,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乱来。”

“你把恋爱说得像打仗一样。”小朵笑。

“爱是一场战争,我不怕输只怕你不快乐。”蓝说。

小朵拿着听筒愣住了,这话好像听谁说过来着。

“刘唱让我把这句话带给你。”

“嗯。”小朵答,心奇怪地抽动了一下。

“要过年啦,开心些。”蓝说,“初二我就回来,初三我们的戏在省大剧院演出,你和叶一起来看吧。我让他们给你留了两张贵宾票,不管怎么说这个戏你也有不少的功劳呢。”

“好。”小朵说。

“放心吧。”蓝善解人意地补充说,“刘唱回老家了,不会来骚扰你。”

“说什么呢。”小朵说,“不跟你聊啦,我要替S赶篇稿子,然后准备过年喽。”

这是小朵有生以来第一次没有和父母过春节。大年三十的那个黄昏,小朵给妈妈打电话,妈妈在那边的语气开始有些担心,问东问西,还没问完呢爸爸又把电话抢过去问她是不是确定回不来,又说可以替她出飞机票钱让她尽量回家过年。

“真的不行呢。”小朵强忍住泪说,“初一就有演出。”

“那你好好照顾自己。”爸爸说,“过完年我跟你妈妈抽时间去看你。”

“不用啦。”小朵撒谎说,“我们是巡回演出,不只是在南京。”

“再过一年多就毕业了,工作问题考虑得怎么样啦?有没有点方向?”

“爸……”小朵说,“你就这么不信任你女儿?”

“呵呵。信任信任!”爸爸又吩咐了几句生活上的事,这才乐呵呵地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小朵就跑到后门的小院子里去深呼吸,抱着肩膀看将暮未暮的天空,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叶还没有回来,他要在节前忙着处理完单位的一些事。冬天的院子一片荒芜,小朵想像这里曾经是不是也开过美丽的花,客厅里照片上那个美丽的女孩,是不是也曾经在这里守望过自己的爱人?

很多的岁月过去了,能留住的到底是些什么?

这时,门外传来响动。小朵进去才发现是叶回来了,买回一大堆的东西,正在慢慢从车上往房间里搬。

“大采购啊。”小朵刚要过去帮手,却被叶拦住说:“你在这边好好坐着,别乱动。”

“我都好啦。”小朵故意夸张地动动身子说,“什么也不让做会闷坏的呀。”

“全好了再做也不迟!”叶竟然还买回一大把粉色的玫瑰,把玫瑰插到花瓶里,叶才在小朵的身边坐下,问她说:“喜欢吗?”

“喜欢。”小朵深呼吸一下说,“好香。”

叶搂住她说:“我买了好多的东西,好不容易放七天假,我要跟你在一起过七天完完全全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日子,你说好不好?”

“哪里也不去?”小朵问他。

“不去。”叶说,“就咱们俩,谁也不睬!”

“可是初三那天我们学校有演出,蓝是主演,要我们去捧场呢。”

“不听话?”叶把脸板起来。

“那部戏我参与了编剧的……”小朵说。

“那就一定要去?”叶问。

小朵没来得及在意他这句话,突然从沙发上跳起来说:“完了,我差点忘了,我得去网吧一趟,把稿子发出去。你开车送我去好不好?”

“过完年我拿到单位替你发。”

“不行啊,我答应人家年前发出去的。”

“都快过年了,谁还有心思上班啊。”叶说,“过完年再发也不迟。”

“不行啊。”小朵嘟着嘴说,“要不赶快在家里申请上网吧,这样也方便很多的。”

“不上网不行吗?”叶说,“整天QQ啊论坛的,费不费时间啊。”

正说着呢,家里的电话响了,叶接起来,然后对小朵说:“你的。”

小朵接过电话,没想到竟是刘唱。

“新年快乐。”刘唱说。

“新年快乐。”小朵心虚地看看叶,也说。

“那些钱,不用那么认真吧。”

“应该的。”

“那好吧。”刘唱说,“我就是想祝你新年快乐来着。”

“再见。”

“再见。”

小朵挂了电话,发现叶正看着自己。

“这里的电话号码,是蓝……”小朵艰难地说,“我今天还钱给他,所以……”

“我不想听任何解释。”叶说,“你不想惹我生气就最好闭嘴!”

见叶真是不开心了,小朵心里怕怕的,只好岔开话题,指着地上几大口袋的东西问:“买这么多东西干嘛呀,家里都堆不下。”

叶不说话,开始收拾东西到厨房里做饭。小朵坐在沙发上看着玫瑰发了一会儿呆,这才走到厨房里去,发现叶在抽烟,很不开心的样子。

小朵走到他的身后,在后面环住他,把脸贴到他的背上说:“别这样,好不好?”

“我也不想。”叶回身抱住她说,“我推掉了所有的事情要和你过二人世界,没想到最后让我扫兴的人是你。”

“我并不知道会扫你的兴。”小朵解释说,“我感觉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

“你对我失望了?”叶不讲道理地说,“我无论怎么对你好都没有用是不是?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你为什么不肯专心专意跟我在一起?”

“叶你不讲道理!”小朵也开始生气了。

叶扔掉烟头,一把抱起小朵,把她抱出厨房,抱过客厅,一直抱到卧室的床上。然后,他整个人重重地扑到了小朵的身上。

小朵的伤口被他压得钻心地疼痛起来。

可是小朵一声也没有呻吟,她忍受着巨大的疼痛和羞辱,咬着牙硬是一声不吭,任由叶予取予求。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这是一年中最后的一天。

这是叶最疯狂和最执着一次。

而小朵知道,这也将是她一生永远无法愈合的绝望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