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小说

第八章 两难

作者:饶雪漫2019-05-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直达底部

疼痛。

很多个半夜醒来,这是小朵惟一的感觉。

不过这种疼痛不是尖锐的,甚至于有些许的麻木。窗外是冬天最清冷的月光,只要你侧了耳朵用了心,还可以听到风在外面穿梭的声音。很奇怪的是,小朵的内心并不觉得焦虑,好像一直在等这样的一个机会,可以这样安静地躺着,什么也不去做,什么也不去想。

床头的花每天都换,送花的人并不出现,但有时会有一张他亲手写的小卡,上面是小朵熟悉的字:早日康复。

送花的人不知道他明白不明白,这隐约的花香不是安慰,反而是折磨。它曾多次让小朵的心软下来,想拨他的电话,但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爱情如果只剩下同情,就算回到身边,又有何意义?

更何况,小朵对他已经毫无把握。

他毅然决然地离去,早已让她的心死过百回千回,再难复活。

病床上最大的娱乐是和S发彩信。小朵的彩信手机是半年前拿了一笔可观的稿酬后买的,那时候是想跟叶发彩信玩,可是叶总是太忙,没兴致陪她,后来没钱花的时候,差一点把它低价转让掉了。S的彩信手机则是这两天刚买的,还可以拍照,他拍了他心爱的狗N张照片,兴致勃勃地发给小朵看。小朵回信说狗都看熟了狗的主人却还不认得呢。S就立马发来一张自拍照,拍变形了的脸,很小的眼睛很大的鼻子,逗得小朵哈哈大笑。笑得护士直朝她瞪眼,骂她说:“小心你的伤,悠着点!”

“怎么样,有没有摔闪了你的腰?”S很臭屁地问。

“腰没闪,肋骨倒是断了一根。”

“别让我想入非非。”S说。

“哈哈。”小朵笑,回过去一张自己的照片,是在校园里蓝用手机替她拍的,穿了白色的裙子,站在一棵树下,微笑。

那时的她正与叶热恋,眼底和眉梢全是柔情蜜意。

“完了。”S看完后说,“肋骨全断啦。”

S并不给小朵打电话,但每天都有彩信来,除了拍狗,还偷拍女同事生气时候的脸,办公桌上的烟灰缸,下班的时候北京城里人潮汹涌的街头。这是S的生活,遥远但是鲜活,让小朵觉得亲切。

“快给我稿吧。”彩信大战结束后S说,“俺又陷入稿荒啦。”

“不行啊,要考试啦。”

“怪了,你的稿子读者就是喜欢,有人来信要求登你的照片。”

“你敢!”

“按时交稿我就不登。不然就放到征婚的网上去!”S威胁她,“说不定,我再来个移花接木什么的……”

“你敢!”

“难说哦。”S又发来一个小人儿,笑得贼眉鼠眼。

小朵不再理他。短信来短信去,她都没有告诉S自己住院的事情,这些事情,是S没有必要知道的。如果不是身处异地他乡,小朵真的不愿意麻烦任何一个人。

还记得住院的第一晚,是刘唱陪小朵度过的。

个子很高的他整夜委屈地躺在那张小小的沙发上,小朵稍有动静,他准会醒来,走过来哑着声音问她说:“要喝水吗?”

小朵摇摇头。

“要上厕所我替你喊护士去?”

“不用了,你去睡吧。”小朵说,“有事我会喊你的。”

刘唱俯下身子,就着清冷的月光看着小朵的脸,叹息说:“让你受罪了。”

“你不也陪着受罪?”小朵苍白地笑。

“那等你出院了,好好补偿一下我?”刘唱笑嘻嘻。

“揍你八百大板要不要?”

“是应该。”刘唱低头认罪说,“这事儿都怨我。”

小朵立刻就后悔自己这么说了。她打个哈欠,用被子把头蒙起来,努力用轻松的语气说:“睡喽,睡喽。”在小朵的心里,她是顶顶不愿意刘唱为此事背负任何责任的。第二天,小朵就执意不让刘唱陪了,蓝也被她赶回去,只有一个特护陪着她。眼看着就要期末考试了,谁的时间都很宝贵呢。

也许是白天睡得多的缘故,一到半夜就醒。醒了后,就怎么也睡不着。

特护一人要看好几人,并不睡在小朵的房里,需要她的时候按铃就行。病房里格外的安静,小朵下意识地从枕头底下掏出手机来看时间,发现有好几条未读的短信,一开始还以为是S的,打开才发现全是刘唱的:你好吗?还疼不疼?/这两天很忙,明天一定去看你。/照顾好自己,不要让我担心……

小朵下意识地回复刘唱的短消息:谢谢你,我好多了,医生说过几天就可以出院。消息发出去的那一刻小朵才发现时机不对,现在是凌晨三点,不免心一拎,但愿刘唱关机,不会吵到他。

谁知道一分钟后电话就响了,那边是刘唱着急的声音:“没事吧小朵,怎么醒着呢?”

“对不起啊,”小朵说,“我忘了时间,没想到你没关机。”

“怕你有事找不到我。”刘唱说。

怕你有事找不到我。

很久以前,别人跟小朵说过的一模一样的话。小朵的泪在瞬间就不听话地从眼眶里飞了出来,滴到白色的棉被上。

“没事吧,小朵?”刘唱觉出不对来。

“没事。”小朵吸吸鼻子说,“你快睡吧。”

“今晚的月色真美,没想到冬天居然有这么好的月色。”刘唱用唱歌般抒情的嗓音轻声问:“亲爱的小姐,你半夜三更扰我美梦,没什么要跟我说的?”

“刘唱……”

“别说谢谢,我最怕听你说谢谢。”

“那……再见。”

“哦呵。”刘唱装作委屈地说,“天下最毒妇人心啊。”

小朵挂了电话,趴在潮潮的被子上无声地笑了。

在医院里熬了半个月,终于获准出院。蓝一面替小朵收拾东西一面说:“考完试就是新年。放心吧,年一过,咱的霉运就会过去的。”

“这么迷信?”小朵笑。

“你这样子春节怕是回不了家了。”蓝看着小朵说,“我都说过啦,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起码还有一个月不能随意走动。”

“我都撒过谎啦,说我要随学校的剧团演出,不能回去。”

“你妈怎么说?”

“只是问我要不要寄钱。”小朵说,“我犹豫了半天还是说不要了,我不想让他们为我担心。”

“你就是要强。”蓝说,“要父母的钱天经地义,苦自己真是没必要。”

正说着呢,天天的笑脸从门外闪了进来,后面跟着的是天天的妈妈。

“小朵姐姐!”天天拉住她的手说,“我们是来接你的。”

“接我?”

天天妈妈笑着说:“你这样子住学校宿舍不方便,还是住我家去吧。我家里有佣人,万事方便些。”

小朵连忙摆手:“那怎么行,怎么好去打扰你们!”

“快别说打扰的事情了。”天天妈妈说,“要不是为了给天天补课也不会出这事,我们是一定要负责任的。”

天天笑嘻嘻地说:“小朵姐姐,我妈连房间都给你准备好啦,还买了台新电视给你解闷呢,我们这就回去!”

小朵摸摸天天的脑袋,眼眶立刻就红了。

天天妈妈长得真漂亮,蓝的眼睛都直了,过了半天才说:“我怎么看着你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一样!”

天天妈妈笑笑。

蓝又说:“真像在哪儿见过。”

“电视上!”天天把手举起来说,“我妈妈上过电视!”就在这时,门又被推开,进来的是推着轮椅的刘唱。

“你怎么也来了?”小朵真没想到。

“你出院我能不来接?”一定是准备期末考试,刘唱的样子一看就是睡眠不足,他一边说一边伸出两只长长的手臂,“来,我抱你上轮椅。”

小朵羞红了脸,连忙摆手说不用不用我自己慢慢来。

天天笑得咯咯咯的。

“怕什么!”刘唱说,“又不是没抱过。”一面说一面就将小朵小心翼翼地从床上抱了起来,转身放到了轮椅上。

“回家喽。”天天抢着上来推轮椅,被刘唱一把拎起来拎到门边,“恶狠狠”地说,“敢跟我抢生意,小心我揍你!”

天天一点儿也不怕,往刘唱身上猴去,好不容易吊着他脖子,就不放手了。

天天妈妈笑着对小朵说:“我们天天特别喜欢他。”

“是吗?”小朵笑着打趣说,“我还以为他只会讨女孩子喜欢呢。”

天天妈妈说:“这些天都是他在教天天做功课,两人早就打得火热啦。”

小朵看看刘唱,刘唱笑得有些不自然:“呵呵呵,等你好啦,就要跟我竞争上岗,看看天天到时候到底选谁!”

“你们俩谁跟谁呀!”天天吊着刘唱的脖子老三老四地说,“还不都是一家人?”

小朵又急又恼,却在轮椅上动弹不得。一旁的蓝仗义地跳起来敲天天的头,然后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仿佛全天下的人都在此刻聚齐,小朵再抬头,居然看见手里捧着一束鲜花的叶正朝自己走过来。他走近了,把花往小朵怀里一放,微笑着说:“恭喜你出院。”

他竟然知道自己今天出院!

“谢谢。”小朵捧着花,喉咙里挤出两个干涩的字。

“我来接你。”叶说,“你还没好,不能住学校宿舍。”

“不用了。”小朵避开他的眼光答道。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个问题:他房子都卖掉了,能把自己接到哪里去呢?

“你放心吧,小朵有地方去,不会受罪的。”刘唱对叶说,说完了推着轮椅就往电梯方向走去。叶好像在后面喊了一声,小朵强忍着,硬是没有回头看一眼。

电梯门关上了,天天好奇地问:“刚才那个叔叔是谁?”

“大人的事小孩子别管!”蓝骂天天。

“是刘唱哥哥的情敌吧。”天天嘿嘿乱笑。

这回出马的是天天妈妈,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到了天天家里,看着替自己精心布置的客房,小朵感激地对天天妈妈说:“我真是不好意思,萍水相逢,如此打扰。”

“难得天天喜欢你。”天天妈妈说,“他爸爸常年在国外,你在这里陪陪我们母子俩也是好的啊。别想那么多,放心住下吧。”

小朵努力地挤出一个微笑。

天天妈妈拍拍她的肩说:“不开心的事情少想,都会过去的。”

“嗯。”小朵点头。

“其实,刘唱挺不错的。”天天妈妈走到门边,忽然回头说了这句话,然后笑着替小朵拉上了门。

就这样,小朵在天天家住了一周,期末考试的前一天,小朵决定还是要回去参加考试,一来是感觉自己恢复得不错完全可以参加考试。二来是觉得宁肯现在辛苦一些,也比下学期补考要强。

“那就这样吧。”天天妈妈也同意,“考试是挺重要的,我每天用车送你到学校门口,让刘唱扶你进考场。”

结果没想到的是,第一天车子就堵在了城西干道上,虽然早早地提前出门,到了学校门口离开考就只有五分钟了。早就等在那里的刘唱奔到车门口扶小朵出来,把背一弯说:“来,我背你去。”

小朵还在犹豫呢,刘唱就喊起来说:“快点啊,我送完你还要奔自己的考场呢。”

小朵只好趴到他的背上去。

刘唱健步如飞,一会儿工夫就把小朵驮到了教学楼前,又一口气驮上了三楼。进教室的时候,蓝带头鼓起了掌,大伙儿又是鼓掌又是敲桌子的,把个考前气氛弄得异常热烈,监考的老头儿弄了半天愣是没明白怎么回事。

考完试后,蓝跑到小朵座位上笑着说:“小朵同志我有预感,你会被舆论活活逼进刘唱的怀抱啦。”

小朵骂她:“别人不明白,难道你也不明白?”

“不明白!”蓝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糊里糊涂才是爱嘛。”

第二天,小朵去得早早的,刘唱要扶,小朵死活不让,就是要自己走。

“你这妞,咋这么任性呢,昨天都让背过了,今天扶一下也不行?”刘唱跟在后面骂她。

小朵站住了回头说:“我都说我自己能走了,扶什么扶!”

“好好好,你能走。”刘唱抱住双臂说,“你走给我看看,最好跑给我看看!”

小朵赌气,强撑着往前走。兴许是走得太快,两三步后伤口就疼得厉害,只好喘着气停了下来。

刘唱跟上,语气软下来说:“别任性了,来,让我扶你到教室。”

“你走!”小朵恨自己没用,于是愈发不讲道理,“你走开,我不要再见到你!”

“啧啧啧!”刘唱咂嘴说,“小丫头脾气还真坏呢。”

小朵靠在路边的一棵树上打电话给蓝,让蓝来接她。蓝很快就从教学楼跑下来了,看看小朵,再看看一边的刘唱,了然于胸地说:“吵架了?”

“你扶她上去吧。”刘唱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怎么,那哥们儿又惹你生气啦?”蓝问小朵。

“你接我一下不行啊。”小朵说,“就你最懒!”

“是不是受了伤就可以不讲道理?”蓝骂她说,“你这不识好歹的臭丫头,我要是刘唱,非一脚把你踹倒不可!”

小朵把嘴嘟起来:“你再骂我我哭了!”

“好啦好啦!”蓝投降,过来扶她说,“老佛爷,请上路。”

那天的试卷真是挺难的,好多人都咬着笔杆在发呆。小朵一面思考一面就想起刘唱生气离去的背影,心里不是没有愧疚,也不明白自己的坏脾气究竟从何而来,郁闷得要紧。

好不容易三天试考完了。蓝把小朵扶回宿舍,一面收拾东西一面问她说:“你春节真不打算回家?”

“你看我这样子,能坐长途车吗,还没到家就散架。”小朵叹气。

“我们打算回他家过年,过完年又要赶回来参加学校剧团的公演。”蓝说,“按道理,我真应该留下来陪你……”

“不用啦!”小朵打断她说,“假期短,一个人看看书就过去了,反正也不能乱跑,写写东西也不错啊,还有好多人等我的稿子呢。”

“我卡上还有点钱,你拿去用。”蓝把卡递给小朵说,“密码就是我生日,反正我要到他家过年,听说他妈给我准备了一大笔压岁钱。”

“不用了。”小朵说,“我的钱够用的。就是一时半会儿还不清债啦,欠天天妈妈的医药费,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医药费是刘唱结的!”蓝瞪大眼睛说,“难道你不知道?他把天天妈妈垫付的钱全替你还掉了,我还以为你知情呢。”

小朵张大了嘴。

“哎,你看他现在一天赶两个场子唱歌,唱完歌又去做家教,考试的时候都没停,眼睛整天都红红的,一看就是睡眠不足,不是为了挣钱是为了什么?”

“他没告诉我。”小朵说。

“呵呵,感动了吧,要以身相许了吧。”蓝又胡说八道起来。

“蓝。”小朵想半天后说,“求你件事儿行不?”

“嘿,有事儿您说话!”

“春节的时候天天爸爸要回家,人家一家人好不容易享受天伦之乐,我插在里面不是个事儿。宿舍看样子也住不成,你想办法替我在这附近租个房子,别告诉刘唱,我想一个人清静些。”

“那不成!”蓝坚决地说,“你这个样子,怎么照顾得了自己!”

“实在不行,我打电话让我妈来。”小朵无能为力地说,“都到这份上了,瞒也瞒不住了。”

“行。”蓝说,“既然这样我就不回家了,留下来陪你过年!”

小朵伸出手,握了握蓝的手。蓝赶紧说:“得,可别感动,你一感动起来就排山倒海的,我受不了!你在这里等着,我到开水房去打瓶开水就来。”

蓝走了没多久,小朵的电话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小朵接起来,竟是叶。在那边温柔地问:“考完试了?”

“嗯。”小朵说。

“春节回不去了吧?”

“嗯。”小朵说。

“我替你租好房子了,这就来接你。”

小朵握着电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小朵不方便走动,于是把电话听筒捂起来大声说:“请进,门没锁。”

门被缓缓地推开了。手里同样拿着电话的叶走近呆呆的小朵说,“这里的门卫好凶,我求了半天她才让我上来的。”

“你到底要做什么?”小朵轻声问。

“我来接你。”叶说,“我们一起过春节。”

“算是同情吗?”小朵抬起头来,看着叶。

“不算。”叶说。

“那算什么?”

“如果要我解释,你就要给我时间和机会。”叶说,“你这么凶,我可是什么也不敢讲了,对不对?”

“我想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小朵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转身从包里拿出叶曾经留给他的那只装满钱的信封说,“这个还给你,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

叶伸出手来,不过并不是去接小朵手里的钱,而是伸手去抚摸小朵的脸颊。小朵想躲,但是没躲得开,叶温热的掌心慢慢地贴住了她的面颊。他蹲下身来,面对着小朵轻声说:“对不起小朵,是我的错,我发誓会加倍补偿你,让你忘掉那些不快乐,我发誓。”

在小朵没来得及说任何话的时候,他站起身来轻轻地抱住了小朵,把小朵的头贴在他的胸前。这是她曾经无比依恋的怀抱,这是她熟悉的关于爱情的味道,所有的坚持、愤怒、决心全在那一刻分崩离析,小朵在眼泪下来之前忍不住也紧紧抱住了叶,紧紧的。

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停止了思维甚至停止了呼吸。她没有看见,门被人轻轻地推开了。门口站着的,是拎着两个热水瓶的蓝。

蓝的后面,是目睹了眼前的一切面无表情的刘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