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小说

第二十五章 再见,曹三石

作者:梁馨月2019-05-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直达底部

梁若婕从未见过唐少磊这般模样。她缓缓地伸出手,想要给他一个拥抱,他却只是无助地望着她,轻声呢喃:“可可……走了……”

在这一场爱的角逐中,他们三人都是输家,只能各自品尝苦涩的果实。唐少磊能做的,就是心无旁骛地陪伴若婕,再也不打扰可可的生活。而钟可可能做的,就是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对冬冬的照顾和游艇俱乐部的企划案中。

好在少茵的身体终于好转,虽然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对于少茵,钟可可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初,她以为少茵是冬冬的姐姐,后来知道少茵就是冬冬的妈妈。这没有什么。钟可可并不反对哥哥一凡追求少茵,也支持少茵追求舞蹈家的梦想。至于少茵在他们舞团总监李皓与哥哥一凡之间摇摆不定,钟可可除了最初发过一次牢骚外也没有再说过什么。

可直到这次冬冬患病,钟可可才知道那位前些日子在哥哥开的夜市摊子上跟少茵亲昵有加的总监李皓就是多年前抛弃少茵母子的男人。

不明白少茵为何会留恋一个为了所谓舞蹈事业连亲生儿子的治疗都能说出“再等几天,等到演出完毕”的男人,钟可可深深为哥哥一凡不值。

可这是一凡选择的,她作为妹妹就会支持。

深吸一口气,钟可可打算再跟鼎亨的相关负责人讨论一下创意案就去医院接替一凡,好让他回家休息一会儿。

谁知钟可可还没拿起包,走廊里就传来了少茵的哭喊声。

与少茵朝夕相处了这么久,钟可可自认不会听错少茵的声音。可少茵怎么会出现在鼎亨办公区?

疑惑地出门,眼前的一幕让钟可可久久找不回声音。

只见少茵泪流满面地倒在唐少磊怀里,扯着震惊的唐母曹逸卿的袖子哭求道:“妈!哥!就当是我求你们了!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妈……哥……难道少茵是……

钟可可怔怔立在门边,直到唐少磊抱着因为悲伤过度而晕倒的少茵飞奔而去,才缓缓拿出手机,接通了哥哥一凡的电话。

唐少茵确实就是唐家八年前离家出走的千金,唐少磊的亲妹妹。

唐母曹逸卿当年虽然亲口说过不再认这个女儿的话,可整整八年过去,再大的怒火也已经平息,化为了对少茵和可怜的外孙冬冬的疼爱。更不用说这些年心心念念要把少茵找回来的唐家父子,只恨自己不能代替少茵和冬冬受苦。

有了唐家的介入,冬冬的治疗立即就得到了保证。而钟家兄妹,特别是钟一凡就变得有些尴尬。虽然少茵和冬冬都极度依赖一凡,唐母曹逸卿却很明显地十分厌恶一凡的存在。

而少茵回家的消息一经传出,梁若婕便找到了在医院门外等看望冬冬的哥哥一凡一起回家的钟可可。

钟可可还在为梁若婕受伤一事心怀愧疚,再加上她知道自己依旧对唐少磊抱有超越友谊的感情,面对梁若婕时不免有些气短,落在已经将她当作敌人的梁若婕眼里,就变成了心虚的表现。

梁若婕心里清楚,现在的少磊心里装的人是钟可可,而不是她梁若婕。但是她真的不能失去少磊,因此只能说服钟可可知难而退。

“我知道过去少磊曾经告诉过你,我8年前因为他妈妈的反对不辞而别,因此伤了少磊的心。你也曾经质问过我,既然当初那么爱他为什么还要选择离开?”

缓缓开口,梁若婕依旧是那个高贵的音乐家。

“对,我曾经的确是很难理解,”钟可可诚实地点头,坦然看向梁若婕,“如果真的爱一个人怎么会如此轻言放弃,甚至是那么深地伤害他?我的确不解过。可是现在,当我自己也经历了种种以后,我发觉我完全可以体会你当时的心情。真的,无论你信不信,我说的都是心里话。”

“不,你并不能体会!”断然否定,梁若婕的心隐隐刺痛,因为她竟然从钟可可的眼中看到了怜悯:“收起你那份看似宽容的姿态,因为你根本没有资格宽容我!”

“当年我的确是负气答应了少磊妈妈要离开。可是我舍不得,所以我反悔了。就在我准备去唐家找少磊的时候,正好遇到那时离家出走的少茵,于是我选择了替少磊照顾少茵!”

当面掀开自己的底牌,梁若婕高傲地仰起头:“我跟少茵在一起整整生活了两年。我们没有钱,于是我就到处在酒店里给别人伴奏,以此为生。”

被梁若婕的话震撼,钟可可不由屏住了呼吸。而梁若婕还在径自说着她与少茵的往事:“后来,少茵非要任性地跟李皓结婚,所以……”

“所以就跟当初离家出走一样,她同样选择离开你,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帮梁若婕补完未出口的话,钟可可一声叹息。

这件事让梁若婕后悔到如今,她也不禁叹气:“我已经尽力了。”

“是,你真的很伟大,默默付出,帮少磊照顾少茵。你一定很了解他也很爱她,你一定比谁都清楚少茵是他最疼爱的妹妹。”换做是她,未必能像梁若婕那样保护了少茵两年。

“没错!所以我从来没有停止过爱少磊。那时,今日,我都没有停止过爱他。”

提到唐少磊,梁若婕眼中霎时充满光彩。钟可可内心受到的冲击一时难以平复,只能沉默以对。

梁若婕说了这么多,无非是要让钟可可主动退出。时机一到,她也就不再客套,昂首说出了自己爱的宣言。

“现在你该明白了吧?我和少磊这辈子永远都有着这样的联系,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我为他照顾少茵的那段时光。尤其现在少茵回来了,我们又可以像过去那样在一起了!”

钟可可却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依然沉默不语。

“所以,放手吧,钟可可。”

看到钟可可终于看向自己,梁若婕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就像我说的那样,只要我不放开少磊,我相信他永远都无法开口跟我说分手。因为在他的内心深处,他始终都认为曾经亏欠了我!更何况……”

缓缓地将手伸到钟可可眼前,梁若婕认真问道:“钟可可,我的手为了救你而受伤,我这辈子都没法再拉琴了!”

“什么?”

钟可可大吃一惊,难以置信地看着梁若婕。

“少磊没有跟你说么?我已经取消了所有的世界巡演,这辈子我要跟小提琴彻底地说再见了……”稍稍一顿,梁若婕深深看了钟可可一眼:“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至于你,到底是该放手还是继续执着,你自己拿主意吧。”

话音未落,梁若婕便转身离开,留钟可可一人傻傻地站在那里,久久不能回神。

就在梁若婕找钟可可交涉的同时,与医院敲定了冬冬手术日期的唐家兄妹也说起了她们二人。

唐少磊犹豫再三,还是试探着开口:“少茵,我知道你跟若婕相依为命了很长时间,可是我……”

唐少茵对哥哥和钟可可的事情也知道几分,见状歪歪头,笑道:“这么说,你心里的人是可可喽?”

唐少磊没讲话,算是默认。

唐少茵不由发笑:“你觉得我会站在若婕一边反对你?”

唐少磊觉出妹妹似乎有些不高兴,嗫喏道:“我……我不知道……”

“的确,都是因为我,我们欠了若婕很多。可是哥,我们在面对感情的时候不应该被这些所左右,而是应该顺应自己的心。”

重重捶了下唐少磊的肩膀,唐少茵一本正经地回答。作为妹妹,她怎么会不希望自己的哥哥得到真正的幸福。

唐少磊一怔:“这么说……”

“嗳?我可什么都没说!”唐少茵急忙摆手撇清关系,眼中笑意满满,“要做选择题的人是你而不是我。就像刚刚汇报冬冬治疗进展的电话,你想要打给谁,你的心就在谁那里。就比如说我吧,我已经给一凡还有若婕都去过电话了。”

唐少磊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小鬼。”

时隔多年再次听到这个儿时的称呼,唐少茵哭笑不得:“你还叫我小鬼?”

唐少磊煞有介事地点头,正要再跟少茵闹几句,突然瞥见梁若婕正含笑走来,神情一僵,瞬间沉默下来。

梁若婕将唐少磊神情的变化看在眼里,心中愈发悲凉,脸上却没有丝毫表现,亲亲热热拉起了少茵的手,跟她说起了当年相依为命时的旧事。

提起往事,唐少磊果然又充满了对她的愧疚,等她与少茵聊得累了,还主动提出送她回家。

梁若婕微微松了口气,一路上借着少茵与唐少磊说了不少话,总算改变了之前两人总是相对无言的状态。

只是梁若婕还没高兴多久,唐少磊就无意识地开车经过了钟家兄妹开的大排挡。

远远地看到他们正在招呼客人,唐少磊的眼睛就再也无法从钟可可身上移开,梁若婕也发现了他的异样。

顺着唐少磊的目光看过去,梁若婕之前的明媚荡然无存,直到到家都一直沉默不语。

类似的尴尬一直在不断发生,梁若婕的心也越来越凉。但她依旧什么也不说,只是温柔地陪伴在唐少磊身边,期望能够唤回他们的曾经。

毕竟,她已经付出了太多。

在众人心思各异的沉默下,冬冬手术的日子终于到来,一直陪在冬冬身边的钟家兄妹却在这一天双双失踪。

不提冬冬的哭闹和少茵的泪水,试过各种方式都联系不到钟可可的唐少磊强忍着等到冬冬手术成功后,就冲到了钟可可家门口。

迎接他的,却只有一把铁锁和一封放在门口的信。压在信封上的陶瓷花瓶还是唐少磊曾经擦过的那一只。

“少磊,我曾经的三石,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离开了……”

“心中有千言万语,可是一时间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你一次次地询问我该怎么办?我想过千万遍,今天就让我替你做这个决定,因为我实在想不出有比这更好的结局……”

“原谅我的任性,就像你说的,我总把你推在前面,而自己则抱着诚惶诚恐的心畏惧着,逃避着。那么这一次,就让我勇敢一点,虽然我的选择依然会让你痛苦,可是……”

“永远不会忘记,你我曾经彼此分享心事。”

“若婕有句话说到了我的心里,有种患难与共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取代。谢谢你,少磊,谢谢你让我走进你的心里……”

“从不后悔遇到你,无论是那些美好的、悲伤地、亦或是痛苦的点滴回忆,这一切的一切都深深地埋藏在我的心中,永不会忘记!”

“如果你我的相遇是一场命中注定。那么,少磊,请你一定要幸福!虽然,我给不了你……”

“回到原点,你我相识的那个清晨,请铭记你那时的心有所属……这就是我替你做的决定。少磊,就让我们回到各自的位置,回归那天之前的所有。我由衷地祝福你跟若婕可以得到幸福。请你……一定要幸福……”

信纸飘落,唐少磊只觉得一颗心都被掏空,疼痛到无法呼吸。

傻瓜,我的幸福就是你啊……

泪水无声滑落,唐少磊张了张嘴,一声呜咽却化成了惨笑,像个孩子一样无助地蹲在可可家门前悲泣。

当梁若婕最终找到唐少磊时,他已经将自己灌得半醉,身体在江边堤坝上前后摇摆,看得人揪心不已。

梁若婕从未见过唐少磊这般模样。她缓缓地伸出手,想要给他一个拥抱,他却只是无助地望着她,轻声呢喃:“可可……走了……”

梁若婕瞬间泪如雨下。

唐少磊仿佛这时才意识到自己都说了些什么,迟疑地问:“为什么不讲话?”

轻轻拭去自己脸颊滑落的泪水,梁若婕强颜欢笑:“我只要静静陪着你就好。你好些了么?”

“你怎么都不问我?不问我怎么了?不问我为什么?”

也许他真的醉了,竟然主动提起以往避之不及的话题。

梁若婕一颤,摇了摇头:“我不想知道。少磊,我只想陪着你,无论你是痛苦也好,无助也好,我只想这样陪着你,就够了。”

唐少磊闻言愈发痛苦,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委曲求全的梁若婕。

梁若婕明白他的回避,不知不觉又落下泪:“少年不知愁滋味。曾经,我们每一天都过得那么快乐,那么没心没肺。可是,现在……我们为成长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是啊,有些东西永远都回不去了……”长叹一声,唐少磊捂住双眼,不肯跟梁若婕对视。

“为了放不下的自尊,想要拼命证明自己的无私,所以才会那样吧?拼命地付出只是为了证明自己……”

有什么透过指缝滑进了耳边的发际,唐少磊闷声道:“我能理解,我也很感激。可是,若婕,你有想过么?最深的爱应该是无论如何都不放手,就算再难再苦再痛,就算负了整个世界,也不放开那本该握紧的手……”

一口气说完心中所想,唐少磊凄然一笑:“你说得对,成长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当我学会了如何去爱,有些东西却永远回不去了!学会又怎样?有人还是不懂,我又能如何?”

梁若婕知道他还在想钟可可,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别过头,暗自抹去了眼角的泪滴。

曾经观察入微,连她心情的每一次波动都了然于心的唐少磊却没注意到她的悲伤,只顾着回忆关于钟可可的点点滴滴:“她脾气真的很差,跟你完全相反,我的脑海里没有一点她温柔的样子。”

说到这里,唐少磊苦涩一笑:“暴力女王,名副其实。从相遇的那一天开始,就一直对我拳脚相向……”

嘴上说着埋怨的话,唐少磊却笑了:“我又不欠她什么,她干嘛总是那么凶地教训我。她那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反而让我觉得好像真的是我做错了什么一样。这个女人……真是……”

梁若婕的痛苦无人在意,她只能沉默地听他回忆着他跟钟可可的点滴。

 
'); })();